我,90后社牛,俄羅斯留學娶回洋媳婦,她對彩禮沒要求,愛上中國

你相信「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句話嗎,我對這句話的感慨很深。

我叫昊鵬@俄羅斯蟹老闆和娜娜,俄語名字叫謝廖沙,90后,一個愛自由不喜歡束縛的河北小伙。

我從小性格內向,沉默寡言,可 父母對我采取放養模式,讓我從4歲開始就跟著他們到全國各地旅行,在旅途中通過鍛煉,居然讓我從「社恐」變成了「社牛」。

後來去俄羅斯留學,還因此在機緣巧合下,收獲了美好的愛情,娶了個俄羅斯媳婦。

(誰能想到留學俄羅斯回國的我,會那麼恰恰好娶了一個俄羅斯媳婦呢)

1996年,我出生在河北滄州。父親是在國企部門工作,母親是一名中學老師。小時候的我,是個調皮搗蛋鬼,經常上躥下跳。

有一次在爺爺奶奶家,把雨傘當降落傘,從3米高的房頂上跳下來,結果摔了個狗啃泥,下巴摔破了,鮮血直流,到現在都還有一條細細的疤痕。

因為貪玩,我的學習成績不太理想,可我爸媽并不是很在意,別人家的孩子考高分才會有旅行的獎勵,而爸媽不論我考多少分,每逢假期都會帶我到處去旅行。

從我四五歲開始,就開啟了全國旅行,除了西藏和青海沒去過,全國其他地方基本都走遍了。

我最喜歡的是北國風光,在白雪皚皚里,感覺特別歡暢。

56歲的畢淑敏出發環球旅行的時候,說過這樣一句話:「 當你與日月星辰對話,與江河湖海晤談,與每一棵樹握手,與每一株草耳鬢廝磨的時候,才會頓悟世界之大、生命之微、時間之寶貴,還有死亡之近。

這也許是我聽過的,關于旅行意義的最佳答案。

(小時候的我很調皮,屬于上房揭瓦的那種搗蛋鬼)

我爸媽的性格屬于外向型,是典型的社牛,到哪里都可以和人打成一片。可我并沒有繼承他們社交達人的基因,性格內向,沉默寡言,從來不主動與人攀談。

是旅行為我打開了視野,也打開了我封閉的內心。在旅途中,爸媽與形形色色的人接觸、交談,讓我耳濡目染,學到了很多。漸漸我的性格變得外向、開朗,不再害怕和陌生人說話。

我愛上了旅行,每次結束旅程,我都會問爸媽下次去哪兒,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更廣闊的的世界。

2014年,大學聯考成績不佳的我,勉強被一所三本院校錄取,被動選擇了當時極為冷門的專業——俄語。

我的俄羅斯老師名叫艾琳諾拉,她是一個活潑善良、多才多藝的俄羅斯姑娘。除了俄語的「彈舌」方法,她還教會了我跳俄羅斯的交際舞。

我對俄語的學習勁頭很高,書寫俄文字母也非常工整漂亮。艾琳諾拉老師很看好我,她對我說:「謝廖沙,你學習俄語很有天賦。 學習一門外語最重要的是語言環境,我認為你應該去俄羅斯學習。去看看我們的國家,去接觸更多的俄羅斯人,你會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

(在俄羅斯留學期間的我,為了學好俄語吃不好睡不好,人都瘦了)

在老師的鼓勵下,我對俄羅斯產生了好奇,父母也常常對我說好男兒志在四方,我想不如把出國留學當成一次人生旅行,去歷練一下也好。

而且 俄羅斯留學沒有歐美國家留學的費用那麼高,父母的積蓄和收入支持我的學費和生活開銷,為我解決了經濟上的后顧之憂,我可以專心求學。

就這樣,在2015年2月,大學一年級的下學期,我申請到了俄羅斯國立經濟與服務大學的俄文系。這所學校位于俄羅斯的一個邊疆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名字又長又拗口,其實原名海參崴更簡單好記。

海參崴是一個海濱城市,整個城市像一個延伸入海的小島嶼,略帶起伏的街道干凈整潔,有很多古樸的歐式建筑,環境和地貌非常像我們的大連。整個城市很安靜,在大街上很少有人喧嘩或大聲聊天,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這里的女性明顯多于男性,而且是肉眼可見得多。

作為有名的旅游城市,每年都有大批的中國游客組團來到這里游玩。每次碰到中國同胞,我就感到特別親切,常常上前打招呼,問他們來自中國的哪個城市。

到了學校沒多久,學習上的困難壓力山大,讓我一度萌生了打道回府的念頭。

(在俄羅斯留學期間,承蒙老師和同學的幫助,非常感恩)

學校是純俄語教學,每個授課老師的語速都很快,每一堂課下來我都會完全懵掉的狀態,老師布置啥作業都沒聽懂。出國前的信心滿滿,來到這里,像被一盆冰水從頭上澆落下來,內心受到了一萬點的暴擊,懷疑自己根本沒有語言天賦。

在我像一頭迷失森林的馴鹿暈頭轉向的時候,熱心善良的老師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他們在課后單獨給我輔導功課,使用各種辦法反復給我講解,有時候一個問題會解釋四五遍,直到我能夠復述出來,完全弄懂了為止,讓我深刻感受到了俄羅斯人做事認真、一板一眼的性格。

有一次,我幫俄羅斯室友修烤箱,最后安裝時發現不見了一顆螺絲釘。其實這顆螺絲釘無關緊要,沒有它烤箱一樣能照用不誤。可室友認為不行,他跑到很遠的五金材料店,買回同款螺絲釘安裝上。

俄羅斯人的認真嚴謹,何嘗不是值得學習的精神呢?

(我特別喜歡置身冰天雪地的感覺)

為了提高語感,我主動去找當地的俄羅斯人聊天。從宿舍樓的宿管大媽到鄰居阿貝,從便利店的小姐姐到博物館的講解員,認識的或是不認識的,我都會主動和他們攀談。

為了練好「彈舌」,我常常在嘴里含著一口水反復練習,雖然辛苦,但 想要學好一門外語,多聽多說是最好的方法,沒有捷徑。

我們宿舍樓的俄羅斯宿管阿姨名叫柳芭。她是個非常熱心的人,很喜歡中國,對中國人非常友好。每次我找她聊天,遇到不懂的單詞,她都會非常耐心地解釋給我聽,還主動教我一些書本上沒有的單詞。

結合了日常生活的學習方式,學起來那麼枯燥,記憶也深刻。我的俄語終于有了起色,應對課業也變輕松了。

對于一個初踏入陌生環境的年輕人來說,生活是人生中最難的一課。除了學習環境,生活環境方面我也在努力適應。

(在俄羅斯做導游期間,在森林里拍的照片)

俄羅斯的住房是自來熱水,但每年5月是管道維修期,整個月都會沒有熱水,所有人都要洗冷水澡。但5月份的俄羅斯還是挺冷的,對我來說,每次洗冷水澡都是一次考驗。

有一天,我下課回到宿舍,柳芭阿姨來找我,她對我說:「謝廖沙你跟我來,今天你可以洗熱水澡了。」然后她偷偷把我帶到宿管員有單獨鍋爐燒水的內部浴堂,那天,我痛痛快快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臨走時,柳芭阿姨讓我記得保密。

在俄羅斯吃飯,對于中國留學生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難題。

俄羅斯的高校一般不設食堂,即使有食堂,也只提供咖啡、糖果等少量簡餐。在我們宿舍樓,每個樓層設有兩個公共廚房,學生們都是自己買鍋做飯。

每天忙碌的課業結束后,回到宿舍還要做飯燒菜,是一件頗為費時費神的事情。為了省事,我經常晚飯只是簡單吃面包片和肉罐頭。有俄羅斯同學看到了,經常會邀請我吃自己煮的土豆湯,給我送來一些菜,讓身處異國他鄉的我感到很溫暖。

(我和娜娜在長城上)

有段時期恰逢俄烏沖突,當地治安不太穩定。有一天我下課回到宿舍,聽到同學說,隔壁有留學生晚上外出到超市買東西,在路上遇到了兩個身形彪悍的當地人,他們喝得醉醺醺,攔在我們同學面前,趁著醉意打了他一頓,還掏走了他身上的現金。

我聽了感到驚愕和不安,在國內過慣了安穩的生活,如今遠離祖國和家人,看來以后出門多留心,注意安全,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不過,校園生活總的來說還是充實愉快的。記得曾經看過這樣一句話:「 如果人生是一次長途旅行,那麼大學生活就是旅途中最為絢爛的一段風景。」而且,在大學期間若能收獲一段友誼,更是幸運的事。

我的室友瓦洛佳,就是我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瓦洛佳是本地人,他和很多俄羅斯人一樣,平時看起來好像很嚴肅,但是其實是個熱心腸的小伙子,在生活上他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我們很聊得來,他的樂觀向上也影響了我。

(我和娜娜在三亞一起過圣誕節)

有人說,在世上所有的關系當中,除了親人,其他溫暖的關系,都是上天的額外饋贈。感恩自己在異國他鄉,有幸遇到了許多溫暖的人,在他們的幫助下,我逐漸適應并融入了當地的環境,學習生活也步入了正軌。

三年大學時光很快過去,我畢業了。經過充分考慮,我萌生了留下來從事旅游行業的的想法,成為一個導游兼翻譯,給遠道而來的中國游客提供服務和幫助。

我和父母進行溝通,他們非常支持我,還出資讓我在當地買了一輛二手商務車,方便接待國內的游客。就這樣,一人一車,我開啟了創業的旅程。

(我們領證了)

在獨立運營了一段時間后,我找到國內一家旅游公司洽談了合作,為他們在俄羅斯當地做地接。在夏季,我帶著游客在市內景點參觀游覽,在冬季,我帶著游客在森林狩獵游。

狩獵營地在距離市區200公里之外的原始森林,營地沒電、沒信號,住的是小木屋,外面是零下30度,屋內取暖靠的是燒柴火。

我白天已經很累了,夜晚還得守在爐子旁,不斷添柴,讓房間保持溫暖和舒適的溫度,整夜困得眼睛睜都睜不開,第一次感受到掙錢的不易。

導游工作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為了給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務,我要學會做一個「萬能的保姆」、「生活百事通」和「知識小百科」。接機、安排入住、一日三餐、車上講解、景點講解,都要細心周到。

如果有游客的小孩想要吃冰淇凌,要馬上找地方買。如果有客人想上衛生間,要馬上帶他去。如果有客人覺得團餐不合胃口,要馬上做出調整......

(婚禮當天的我們)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不易,一切看似瀟灑體面的工作背后,都是普通人披荊斬棘,升級打怪的過程。

正當我準備擼起袖子大干一場,籌劃將旅游業務進一步拓展的時候,2019年末,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碎了美好的愿景。

國門關閉,旅游停擺,沒有了迎來送往的游客,我失去了經濟來源。事業失去了前進的方向,于是我決定回國。

從求學到創業的4年間,我回國的次數很少,短暫的停留主要是為了更換新簽證。

雖然來去匆匆,但 每次回國,我都會驚訝于家鄉的巨大變化。我一個90后,居然有連電子支付都不太會用,在俄羅斯大家還都是普遍使用現金。

(娜娜成為了我們中國大家庭中的一員)

回國在家休息兩周后,我前往海南三亞旅居。沒想到這一去就住到現在,并且還收獲了一段美好的愛情。

剛到三亞近半年,我每天都過著平淡的獨居生活,上午買菜、散步,下午爬山、游泳,晚上溫習俄語、看書、上網,完全是一種躺平的狀態。

雖然日子悠閑,但事業停滯,讓我的內心挺焦慮的。不過我爸媽卻看得很開,他們對我說: 「人生最重要的是身心的健康,其他的都不是問題。疫情總會過去,那些沒看過的風景,沒實現的夢想,都會在未來等著你再出發。」

我放下焦躁,索性在當地找工作。在網上投簡歷和面試后,2020年6月,我順利入職了一家傳媒公司,從事中俄翻譯的工作。

進入公司沒多久,就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女」——阿遼娜。

阿遼娜是一個漂亮的俄羅斯女孩,白皙的皮膚、藍色的眼睛像一池湖水,臉上總是帶著微笑。她是公司的舞蹈演員,作為同事,我們每天一起工作,一起吃午飯,回到公司宿舍我們又是鄰居。在朝夕相處中我發現,娜娜不僅漂亮活潑,而且還非常聰明好學。

(娜娜從8歲開始學習舞蹈,參加各種演出,舞蹈底子很不錯)

娜娜在俄羅斯從事的會計工作,她覺得這份工作太枯燥乏味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網上看到了來自中國的一份關于招聘俄羅斯舞蹈演員的信息,她本來就很喜歡舞蹈,而且對中國充滿了好奇,于是決定應聘來中國工作。

但她的爸媽告訴她中國是個危險的國家,其實這個偏見是因為他們曾經聽到和看到的一些不實報道。可娜娜認為不能偏聽偏信,必須要親自看看。2019年初,她來到了中國三亞。

娜娜很快發現,這里并沒有新聞里所說的危險事件,中國人和俄羅斯人一樣隨和善良,即使晚上一個人出去騎行,也不用擔心。她把自己所看到的中國,通過視訊和照片發給爸媽看,娜娜的父母漸漸改變了對中國的印象。

隨著深入的了解,娜娜越來越喜歡中國,還迷上了漢語。她覺得漢語的發音很好聽,還專門報了網上課程學習中文。

(娜娜小時候和父母到埃及旅行,沒想到這個和我一樣愛旅行的女孩,會成為我的媳婦)

在工作間隙,她主動找我聊天,時而用中文,時而用俄語,碰到不懂的漢字和難以理解的多音字就跑來問我。這份勤奮好學的勁頭,像極了當年在俄羅斯學俄文的我。

我們常常聊生活、聊彼此的愛好、彼此的家庭,到後來無話不談。隨著了解的深入,我們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我對這個美麗善良的俄羅斯姑娘逐漸有了好感。不過,這份好感也僅僅是埋在心里的。

後來有一天,我的一位同事對我說:「你知道嗎,娜娜很久之前對你就有好感了。」當時我聽了心里就像煙花炸開一樣開心,我要向娜娜表白。

我是偏直男的性格,不太懂也不會搞浪漫,告白的過程平平無奇。一天下班后,我在公司門口等娜娜,憋了半天,站在她面前說了六個字:「做我女朋友吧。」娜娜笑著對我說:「我愿意。」

然后我們就開始約會,我帶著她到全國各地旅行,去了廣州、深圳、天津、北京等城市。不過,娜娜最喜歡的還是三亞,她覺得三亞的氣候和風景可以與巴厘島媲美。

(娜娜和阿姨們跳廣場舞)

通過視訊,娜娜把我介紹給了她的父母。未來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很和藹,他們對我的印象很好,認為我是一個有禮貌而且很謙遜的小伙子。他們沒有對我提出任何關于「彩禮」的要求,認為年輕人在一起彼此相愛最重要。

我們開始嘗試一起生活,一起做飯、做家務,漸漸成為了彼此最親近的人。經過認真考慮,我決定向娜娜求婚。

2021年2月,媽媽來三亞度假。她和娜娜兩人語言不通,我在一旁負責翻譯。媽媽稱呼娜娜為「小娜」,當時中文水平還不太好的娜娜,以為在稱呼前加上「小」字后會顯親昵,于是也開心地稱呼媽媽「小媽」,惹得媽媽哈哈大笑。

就這樣,洋媳婦和中國婆婆的第一次「會晤」,氣氛一點都不尷尬,反而很輕松有趣。我媽一下就喜歡上了這個單純善良的漂亮洋媳婦。

2021年4月29日娜娜生日那天,我提前買好了婚戒,叫上公司的同事和三五好友,在海邊的露台上向娜娜求婚。

(所有相愛的人,最后都要回歸到柴米油鹽的日常)

斯拉夫人對物質的需求很低,關于婚禮的排場或者所謂的彩禮沒有概念,也不在乎,他們覺得心意的表達更重要。

領證那天,在辦理完結婚手續后,娜娜把隨身攜帶的一個包裹拿出來送到我面前,我懷著滿心的好奇,打開包裹一看,是一台最新款的手機。原來她花光了自己兩個月的工資,偷偷買給我作結婚禮物的。

在驚喜之余,我有些許的羞愧,我沒有為她準備禮物。我只是在登記前幾天,為她隨便買了一條淡藍色的連衣裙,她在領證這天穿上了。娜娜看出了我的尷尬,撲閃著大眼睛對我說:「沒關系謝廖沙,你就是我今天最好的禮物。」

2021年12月,在我的家鄉滄州,我們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有人說, 相愛是詩和遠方,相處是眼前的柴米油鹽。我和娜娜成長在不同的國家,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長大,在異國文化和生活習慣上不可避免地發生了「碰撞」。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俄語怎麼翻譯比較好?)

娜娜經常把土豆又當主食又當菜,有時候早餐就是一盤土豆泥,外加一點點鹽,有時候甚至連鹽都省了。導致原本從小愛吃土豆的我,看見土豆就怕。有時候我也會做中餐和娜娜一起吃,但是她習慣了自己國家的飲食習慣不愿做出改變,所以我們經常會因此發生爭吵。

不過,好在每個周末我們都會到奶奶家里去蹭飯,不斷的「調教」,娜娜的胃也漸漸感受到了我們博大精深的中餐。她喜歡上了「重口味」的韭菜盒子,原本「嗤之以鼻」的豬蹄也能接受了(據說她的家鄉,把豬蹄拿來喂狗狗,真是「暴殄天物」)。

如今,娜娜開始學做中國菜,經典的西紅柿炒雞蛋已經炒得不賴了。

我們和娜娜都非常喜歡小動物,我們領養了一只中華田園犬。原本的兩人世界,變成了一屋兩人三餐四季和狗狗。

在我們的悉心照料下,狗狗從兩公斤長到了10公斤。我們每天晚飯后都會帶著狗狗出去散步,一邊俄語中文無縫切換的聊天,一邊吹著海風看日落。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樣子吧。

(兩人三餐四季和狗狗的日常)

我和娜娜都不喜歡在公司朝九晚五的工作,因為不能隨時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婚后不久,我們辭掉了傳媒公司的工作,一起在線上從事中俄翻譯。

找我們做翻譯的客戶,有中國人也有俄羅斯人,很多都是朋友和原來的老客戶介紹來的,這份暖心的信任,讓我感受到了莫大的責任感和工作的動力。

在俄漢雙譯的工作中,我的俄語水平和娜娜的中文水平都有了提升。除此之外,我們也開始做自媒體拍短視訊,還嘗試了解中俄貿易方面的工作。

在經歷了留學的歷練和創業的變故,事業的停滯和重新開啟之后,我終于找到了確定的方向。

歲月有長短,夢想無期限。只要你想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只要你想開啟自己的事業,什麼時候開始都不算晚。

在不確定的環境中,尋找確定性;在不確定的時代,尋找確定的自己。我想,這一定是未來的我,向現在的我發出的諄諄告誡,它像一道劃向未來的彩虹,帶著我篤定前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