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后俄羅斯人,無彩禮嫁一見鐘情中國老公,婚后跟公公處成酒友

我是瑪莎@榮康和瑪莎在俄羅斯,是一位來自俄羅斯的中國媳婦,現在居住在圣彼得堡。

2015年夏天,在安徽一個普通家庭的飯桌上, 一位俄羅斯姑娘與她的中國公婆第一次見面。姑娘頻頻舉杯,與男友父親和爺爺邊喝邊聊,氣氛融洽至極。而她的中國男友不會喝酒,只能在一旁干看著,時不時調侃幾句自己不像親兒子,反倒更像女婿。這個場景是不是有點好笑?

這個俄羅斯姑娘就是我。

高中的時候,我開始對亞洲感興趣。受當紅影視劇的影響,經常會偷偷想象自己能找一個亞裔的男友。

神奇的緣分讓我遇見了中國老公,學日語的我和學俄語的他可以說是一見鐘情。 第一次跟他回中國,公婆像接待外賓一樣,高規格的熱情款待讓我倍感溫暖。

(我們一家三口,生活平淡卻幸福)

我1994年出生在俄羅斯東南面的坦波夫,距莫斯科400多公里。這里歷史悠久,雖比不上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繁華,但卻多了幾分和睦與寧靜。這里的人們同這里的自然風景一樣,清新淳樸。

我是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小五歲的弟弟。從小的記憶中,都是媽媽在照顧我和弟弟的一切。爸爸在工廠工作,平時很忙,幾乎不怎麼管家里,我一直覺得他很冷漠。

媽媽開朗大方,對我和弟弟很溫柔,我們有什麼想法她都會無條件地支持。爸爸媽媽對我們的學習要求并不嚴格,但我和弟弟屬于比較自律型的,成績一直都很好。

我小的時候嘗試學過體育、美術、音樂,但都覺得不是太喜歡,也都沒有堅持太長時間。媽媽并沒有批評我半途而廢,反而陪著我一點一點尋找自己的愛好。

上了高中,我發現自己對語言很感興趣,于是就跟媽媽提出要轉到語言特色的高中學習。媽媽很尊重我,幫我聯系學校遞交資料跑各種手續,後來終于如愿。

(我的興趣愛好很廣泛,喜歡多種運動)

作為「戰斗民族」,身體素質當然是從孩子抓起的。我們從小學開始,體育課地位就很高,各方面要求比較嚴格,項目也是包羅萬象。我很多的體育愛好就是那時培養起來的,比如籃球、排球和滑雪。

高中的時候,俄羅斯刮起一陣亞洲風,中國的功夫電影、日本動漫和韓劇一樣風靡。 我從那時開始對亞洲很感興趣,覺得亞裔的面孔看起來很舒服,心里也偷偷想過,以后要找一個亞裔的男朋友。

16歲的時候,我開始在一家服裝店兼職,每天1000盧布,主要做一些賬目還有文件整理工作。那時候每天放學,我都會去工作兩三個小時,趕上月末月初店里忙,也有過半夜十一點才回家的情況。

服裝店老闆是圣彼得堡國立大學管理學碩士畢業的,那三年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管理知識,對後來我和先生自己做公司幫助很大。

我在服裝店一直做到高中畢業,後來還用自己的「小金庫」買了一款智慧型手機。

(本科剛畢業時的先生,我覺得他很帥氣)

2013年,我來到圣彼得堡上大學。 緣分真的是很神奇的事情,我明明學的是日語,最后卻嫁給了一個中國老公。

2014年4月,我第一次見到我先生時,就覺得他很帥氣。具體也說不上來哪帥,但就是長在了我的審美點上。

他是來自安徽的留學生,比我大五歲。他很有想法,也很努力。 愛是一種魔法,讓兩顆來自不同星球的心,碰撞出了絢爛的火花。我們明明認識才兩個多月,感覺卻像是認識了很多年一樣。這可能就是中國話說的「一見如故」吧,沒多久我倆就在一起了。

先生原來一直覺得我很淑女,但其實我并沒有他想得那麼文靜。我喜歡運動,起初先生看到我在排球場上的英姿時,還很新奇,不算太吃驚。不過後來又發生一件事,算是徹底顛覆了我在他心中的形象。

有一次我們逛街時被小偷摸了口袋,先生發現了馬上追出去,一直追到公交車上抓住小偷,扭送到警察局。在警局里,我指著小偷的鼻子大罵,呵斥著讓他把我們的手機和錢包交出來,全然沒注意到先生在旁邊詫異的表情。

(2015年夏天,我第一次來到中國)

後來說起這事, 我說我覺得他很英勇,他卻對我義正言辭地指責小偷的樣子印象很深,說我當時特別彪悍,像個男人一樣。

先生給我很踏實可靠的感覺,而我性格的多面總能帶給他驚喜。總之相處越多,我們就越被對方吸引。

紅帆節的時候,先生隨手把我倆去玩的合影放到了朋友圈。婆婆看到后很驚喜,一個國際電話就打過來,迫不及待地要跟我視訊見面。 婆婆是一個很溫和的人,視訊后不久,我就收到她從中國寄來的各種禮物,這讓我感覺自己很受重視。

我有中國男友的事,一開始也沒有告訴家里。結果有一次媽媽突然來圣彼得堡看我,趕上先生正要搬家,東西一團亂。先生請媽媽吃飯,極力表現,媽媽卻說話很少,弄得我和先生心里都很忐忑。

結果後來媽媽主動幫先生搬東西,臨走時還意味深長地問我:「你還準備住在宿舍嗎?」我完全愣住了,反應過來后才明白,媽媽對先生還是很滿意的。

(先生帶我去著名景點游玩)

2015年夏天,我跟先生第一次回安徽。公婆像接待外賓一樣,準備得特別隆重。他們不但把大臥室讓出來,換了新的被褥,還怕我不適應炎熱的氣候,又加裝了一組新空調。

甚至每頓吃什麼都列了詳細的菜單,餐餐都不重復。所有的事都讓我感到很親切,一直緊張的情緒很快就平復了。

公婆還準備了茅台酒,據說是中國非常有名的酒。俄羅斯因為氣候寒冷,無論男女老少,幾乎都會喝酒。但我們平時喝的都是低度數的,味道比較淡,高度的伏特加已經很少有人喝了。中國的這個酒,我喝起來要比俄羅斯的酒辣很多。

有趣的是,我先生不會喝酒,每到吃飯的時候都是我陪著公公和爺爺喝,而他在旁邊干看著。那對酌的場景,每每都讓先生心生感慨,說我才是這個家的親女兒,而他更像是女婿。我跟先生說我感覺找到酒友了,先生說我已經融入了這個家庭里。

(在東歐大平原長大的我,以前沒有見過山)

最讓我受寵若驚的是,每天都有不同的親戚朋友來看我。今天是舅舅,明天是大姨,親的、堂的、表的都有,大家對我都很熱情。 這濃厚的家族氛圍跟俄羅斯很不同,俄羅斯的親戚之間是很少走動的。

公婆還安排我們出去玩,那些天,安徽附近有名的景點我幾乎都去了個遍。 滿目的風景讓我應接不暇,濃厚的中國文化不斷撞擊著我的心靈。

我是在東歐大平原長大的,從來沒有見過高山,去黃山時是我第一次爬山。那里有好多奇形怪狀的石頭,先生告訴我說這是「夢筆生花」,這是「仙人指路」,可是我怎麼也看不出來。先生就從手機里調出毛筆和仙人的圖片給我看,我才恍然大悟。不得不感嘆中國人的想象力真是超群。

期間還去過景德鎮,在陶瓷博物館,有穿古裝的工作人員演示制瓷的整個流程。從前只知道英語里面「China」是瓷器的意思,這回親眼看到土坯一步一步變成精美的瓷器,還是很受震撼的。

(2016年11月,我和先生在俄羅斯登記結婚)

我們還去了杭州,第一次見西湖,第一次見蓮花。每到一個景點,先生就跟我講相關的故事或傳說,對我來說一切都新奇無比。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各式的菜肴,很多蔬菜我在俄羅斯都沒有見過,像蓮藕、馬蹄、空心菜。 我最喜歡的是安徽的烤鴨,比起蘸醬吃的北京烤鴨,淋了甜咸鹵湯的南方烤鴨更符合俄羅斯的飲食習慣。

2016年夏天,先生碩士畢業,而我才大三。先生為了能和我繼續在一起,選擇了留在俄羅斯創業。可是他的學生簽證馬上就到期,工作簽證又相當難辦。

這個時候我主動提出來結婚,這樣他就能辦理三年的探親簽證。 我不在乎是誰先求婚,有沒有求婚儀式,我只在乎跟我共度一生的是這個人。

2016年冬天,我和先生在圣彼得堡登記結婚。在俄羅斯結婚是沒有彩禮的,而且俄羅斯女性結婚后要隨夫姓,不只是口頭上的某某夫人,而是從護照到駕照,所有帶名字的證件都要換成新名字。雖然程序很多,但是辦理起來很順利。所以現在的我,有了一個中國姓氏—榮。

(先生說我穿中式禮服很有古典的味道)

2017年夏天,我倆回到中國舉辦婚禮。聽說俄式糖果在中國很受歡迎,正好也能代表我的民族特色,于是臨走前,我和先生到超市買了好多紫皮糖巧克力等糖果,整整裝滿了兩個行李箱。

俄羅斯辦婚禮一般都在下午,流程比較簡單,到了晚上就是一些親朋好友一起狂歡,像大Party一樣。中式婚禮明顯不一樣,雖然先生之前已經給我做了簡單科普,但婚禮當天的人數之多還是把我驚到了

公婆把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和先生只要出席就可以。考慮到我是外國人,整個流程做了簡化。和俄羅斯一樣,新郎要通過各種考驗才能接走新娘。不同的是俄羅斯的婆婆會拿著面包等著兩位新人,新娘要把面包撕碎。而中國的儀式卻是敬茶改口。

「異域風情醉流霞,俄邦玉女中國娃,三生石上良緣定,比翼雙飛共白髮」。這是先生的家人在婚禮上給我們寫的祝福詩。雖然我不能完全明白其中的意思,但卻感受到了濃濃的祝福。

(我在安徽大學留學時的班級合影)

2018年,我申請了安徽大學的留學名額。俄羅斯是沒有高鐵的,我到北京后乘坐高鐵去安徽,速度之快已經讓我很吃驚了。 更讓我驚奇的卻是在某一站經停時,站台上有人給我送了一份外賣。後來才知道,是公公在手機上操作的。這又一次刷新了我對中國科技的認知。

安徽大學歷史悠久,留學生的住宿和教學條件都特別好。校區距離公婆家只有20分鐘左右的車程。周末我經常回去,所以并沒有在異國他鄉很孤單的感覺。

俄羅斯城市的街道一般都很安靜,中國這邊卻很熱鬧。馬路兩邊商店里播放著流行音樂,時不時還有類似「五元三個」的叫賣聲,我好久才適應。

漢語的聽和寫對我來說都不難,最難的還是四個聲調。單獨拿出一個字來,我的聲調發音沒問題,但是放到句子里舌頭就不受控制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反復練習。

(2020年2月,我們的兒子丹尼爾出生)

當時有一個剛執教不久的孟老師,因為年齡相仿,我們很合得來,她還曾經給我補過課。到學期末漢語資格考試的時候,我的水平達到了三級。

現在的我用拼音打字非常熟練,偶爾遇到不確定讀音或聲調的字,我就在翻譯網站上把俄語譯成中文,再復制粘貼到文件上,還是很方便的。

2019年初,我寒假回俄羅斯后懷孕了,于是辦理了休學手續,想著等生完孩子再回中國繼續學業。

懷孕的時候,我一直幫著先生做留學中心的工作,甚至在胎兒八九個月時,還挺著大肚子去高校聯絡事宜。

我們對新生兒的到來充滿了期待,并提前做好了各種計劃。沒想到的是,孩子出生的時候趕上新冠疫情,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不但公婆沒能來俄羅斯幫我們,我也再沒能有機會回去中國繼續學習。

女性一般在生完孩子之后,很快就進入了媽媽的角色,相比之下,男性進入爸爸的角色就很慢了。

(以前先生很少抱孩子,現在卻是個「孩子奴」)

丹尼爾出生后的幾個月,先生幾乎都不抱他。我就覺得,怎麼這個爸爸對孩子這麼冷漠呢。後來才知道,先生是怕自己姿勢不對弄疼兒子。那段時間先生晚上不敢睡覺,怕打呼嚕影響我和孩子休息,連翻身都小心翼翼,生怕壓到孩子。

直到丹尼爾慢慢會笑,我們逗他會有回應,先生慢慢得才找到做爸爸的感覺。現在這個爸爸簡直就是走火入魔了,一會兒看不見兒子都不行。

我們帶丹尼爾回過姥姥家幾次,看著姥爺對外孫笨拙的寵愛,我突然之間就理解了他小時候的冷漠。「養兒方知父母恩」,真是一點沒錯。

相比之下,因為疫情,爺爺奶奶還從來沒有親手抱過孫子,只能在視訊里見面。前不久先生在家里裝了攝像頭,這樣爺爺奶奶隨時都能看到丹尼爾的情況。

和先生在一起的這些年里,我們越來越被對方同化。我從一點辣都不吃,到現在最愛吃火鍋,先生也慢慢習慣俄羅斯的文化和習俗。

(我代表我們留學中心參加活動)

以前由于我中文說得比較慢,有時候反應不過來,先生和我基本都是說俄語。現在我們達成共識,在家要多說漢語。 不光是我要提高漢語水平,丹尼爾更要從小學漢語,接觸中國文化,這是作為中國人必須要會的。

因為對中國特殊的感情,我還開了一個中國飾品店,賣一些耳飾、包包、禮品之類的,所有商品都是從中國進貨。我們還開通了自媒體賬號,分享在俄羅斯的生活,記錄中俄文化碰撞出的火花。我們希望通過這些方式,能夠讓中俄兩國人民互相多一些了解。

我就快三十歲了,中國人說「三十而立」,回過頭看看自己走過的人生,從未經過什麼風雨,也沒有什麼曲折反復,更多的是平平淡淡,簡簡單單。 我不去想明天會發生什麼,珍惜當下,對我來說就是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