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9年才懷上!165公斤孕婦「留遺囑」冒險產子,醫生「扒開15cm脂肪層」取出7斤男嬰,淚訴:為孩子,做母親犧牲什麼都是應該的

2017年,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迎來一位「重量級」產婦。

她叫王威,孕期體重320斤,生產的風險比一般產婦高得多,很有可能下不來手術台。

很多醫院不敢接收,直到求助媒體后,王威在丈夫金德龍的陪伴下,來到盛京醫院。

待到生產時,王威體重達到332斤,上手術台前還特地錄下「遺囑」, 堅持要保住孩子。

「因為孩子是我和丈夫愛情的結晶,我一直想為他生個孩子,等了9年才懷上,太不容易了。」

這對夫婦背后到底有怎樣的故事,能讓王威冒死產子?

那麼,這次生產,她又會遇到什麼難關呢?

一,夫妻就是「打不走,罵不散」

2007年,26歲的王威是沈陽一家商場的售貨員。

這年夏天,27歲的金德龍前去應聘,成為商場的搬貨工。

有一天金德龍光著膀子卸貨,王威路過時,不小心蹭到他的胳膊。

金德龍的臉「唰」一下紅到耳朵根。

生性開朗的王威見狀,直接樂了: 「這小伙子有意思哈,臉皮這麼薄。」

王威開始時不時和他搭話,性格內向的金德龍總是不知所措,但慢慢地被這個開朗的女孩子吸引。

兩人漸生情愫,確立了戀愛關系。

那時王威體重240斤,金德龍卻身材瘦削,兩人走在街上,總是引來行人注目。

起初王威感受到巨大的壓力,但是金德龍主動對她說:

「只要我們兩個人感情好就行,我不在乎體重,你也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

在金德龍的安慰下,王威這才舒展眉頭,重新恢復了往日的爽朗。

2008年,感情甜蜜的兩個年輕人,計劃領證結婚。

王威的父親在她11歲那年去世,母親陳亞斌獨自將她撫養成人。

母親性格要強,但是給了女兒足夠的寵愛。

對于金德龍,母親陳亞斌很滿意,覺得這小伙子踏實可靠,對他們的婚事沒有反對。

可是在金德龍家里,卻沒有那麼順利了。

金德龍的父母和大哥因為王威的體重,一直反對這段感情。

一向聽話的金德龍,在面臨終身大事時,做了個叛逆的舉動。

他從家中偷出戶口本,和王威悄悄領證結婚了。

婚后兩人一直想要孩子,但是因為王威的身體原因,一直沒要上。

并且王威的體重一直上漲,在2015年達到「高峰」。

那時她出過一次意外,導致小腿受傷,只能在家休養。

在丈夫的貼心照料下,王威的體重達到382斤。

超重,讓王威的生活瀕臨崩潰。

丟了工作不說,就連日常生活,很多事情也無法親力親為。

洗澡和上廁所都離不開老公的幫助。

因為過度肥胖,導致王威患上多囊卵巢綜合征, 已經閉經3年。

多囊卵巢綜合征最顯著的特征之一,就是無法產生成熟的卵子,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停止受孕。

為了要孩子,王威下定決心要減肥。

然而這種病態的肥胖,僅靠自己,無異于比登天還難。

生活和工作因為肥胖受到影響,就連婚姻也亮起紅燈。

盡管金德龍對王威一如往常,可是公婆卻開始對王威施壓。

在他們看來,這樣的兒媳,且不說不能生孩子,就連生活都無法自理,拖累了兒子。

鬧得最兇的時候,金德龍的大哥直接給王威打電話:

「你們快點失婚吧,不要耽誤我弟弟!」

婆家的反對,讓王威氣惱,也讓她重新審視這段婚姻。

「我的丈夫才三十出頭,再找個年輕姑娘生個孩子不成問題,我不能拖累他。」

王威主動跟丈夫提失婚,每次都被金德龍拒絕了。

有一次,王威將金德龍趕出家門,把他的行李全部扔出門外。

王威站在窗邊看,半小時過去,樓下依舊沒有丈夫的身影。

她打開門,發現金德龍就蹲在家門口,默默流淚。

見到王威出來,丈夫金德龍告訴她:

「你這樣趕我也沒用,什麼是夫妻?夫妻就是打不走,罵不散,永遠不分開。

金德龍的不離不棄,讓王威對婚姻有了新的理解。

這個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夫妻都會「大難臨頭各自飛」。

是金德龍讓她明白了,像她這樣的女人,也能體會到幸福。

其實在金德龍心里, 妻子在婚姻中付出的遠比他多。

剛結婚不久,夫婦倆去外地做生意,金德龍因為交通事故導致右側腦顱骨粉碎性骨折。

當時情況危急,醫生表示就算搶救回來,也可能成為植物人。

是王威拖著笨重的身軀,跑前跑后地照顧丈夫。

為了讓丈夫接受更好的治療,王威還四處低聲下氣地借債。

好在金德龍蘇醒過來,除了臉部輕微面癱,并沒有其他后遺癥。

在金德龍看來,肥胖和無法生育,并不會阻礙他們的婚姻;

可是在王威心里,無論如何,她都要努力減肥,為丈夫生下孩子,讓兩人的婚姻更圓滿。

王威說:

「我們雖然很幸福,但沒有孩子,總覺得幸福缺了一角。」

二,減重成功,意外懷孕

王威和金德龍的故事,后來被一家媒體報道。

2016年,在媒體的幫助下,一家減肥機構主動幫助王威減肥。

經過近一年的魔鬼訓練, 王威從382斤減到240斤,足足瘦了140多斤。

體重減輕后,王威整個人的狀態明顯好起來。

她不再像以前那樣走兩步路就氣喘吁吁,月經也逐漸恢復為兩個月來一次。

接著,一個驚喜意外來臨: 結婚第9年,王威終于懷孕了。

這天,王威一連買了6根驗孕棒檢驗,看著排成一排的「兩道杠」,她喜極而泣。

王威激動地給正在上班的丈夫打電話「報喜」。

起初金德龍也不敢相信,再三確認后,他忍不住跳了起來。

同事們疑惑不已,紛紛問他出了什麼事。

得知金德龍要當爸爸了,大家也為他高興不已。

9年不曾懷孕,幸福不期而至,讓王威夫婦興奮不已。

像王威這種體重,很多女人失去了做媽媽的機會,孩子的到來,無異于奇跡。

他們提前給孩子取了名字: 幸福。

幸福雖然來得突然,但是未來的危險同樣不可避免。

三,孕期困難重重

整個孕期,王威要承受比普通孕媽更大的煎熬和痛苦。

懷孕后,王威無法繼續減肥,體重又從240斤「蹭蹭蹭」漲到320斤。

他們的家位于6樓,沒有電梯。

近百級台階,王威撐著300多斤的體重,挺著孕肚, 至少要花費20分鐘,中間歇三四次,才能爬上去。

每次到家,她都累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

她時常摸著肚子,對小幸福說:

「幸福,你長大了可要給媽媽好好捶腰,媽媽累壞了。」

隨著胎兒長大,王威受到的煎熬越多。

懷孕4個月時,王威孕吐反應嚴重,不僅惡心、嘔吐,還感冒。

整個孕期她感冒了三次,為了不影響胎兒,不能吃藥,每次咳嗽都要扶住肚子。

到了孕晚期, 晚上她要起夜4-7次。

對她來說,夜里每翻一次身,都要吃力地搬著肚子完成,更別提起身去廁所了。

有時候胎兒壓迫到胃和食管,導致胃里火燒火燎一般泛酸水,會導致王威一整晚無法入睡。

盡管如此,王威卻始終樂呵呵的:

「這孩子是老天爺賜給我的,是我和金德龍愛情的結晶,我不要命都得要他。」

不過,每次體檢,是王威最緊張的時刻,時常會崩潰大哭。

因為體重超標,王威患上妊娠糖尿病,只能靠胰島素控制血糖。

如果血糖控制不好,可能會影響胎兒肺部發育障礙,畸形兒的機率也大于普通胎兒。

再加上腹部脂肪厚,導致胎位經常變化,做檢查時醫生聽不到胎心。

每當這種時候,王威總是自責地哭泣。

她認為是因為她過于肥胖,影響了檢查結果和胎兒的健康。

就連負責接診的夏主任,即使有30年的從業經驗,遇到不少超重的孕婦,可是320多斤的孕婦,還是第一次見。

這種「重量級」孕媽,順產是不可能的, 只能選擇剖腹產。

但是,即使順利捱到預產期, 手術中遇到的風險和難度也無法預測。

產婦剖腹產時,麻醉后的術中平躺都是難題。

躺下后,腹部的重量造成心肺負擔,容易引發產婦的呼吸驟停;

再加上腹部過厚的脂肪,不容易看到胎兒,更不要說及時取出了。

很顯然,這些風險,王威早就了解過。

她鄭重地向夏主任交代:

「沒事夏主任,到時您大膽操作,只要保住小的,大人隨便。」

夏主任表示,這種風險在入院前還要再跟王威的丈夫明確講一遍。

「就按我說的來,我們家我當家,保小舍大,我老公也同意了!」

可是萬一真的出現意外,金德龍真的同意「保小舍大」嗎?

對王威來說,產期接近,她也擔憂丈夫事到臨頭會猶豫。

臨近產期,做完產檢回家,王威再次叮囑丈夫。

按照之前兩人商量好的,到時一定保小的。

「如果保我,我出來一定恨死你!」

她又特地交待丈夫,萬一她沒有下手術台,讓金德龍把孩子帶到10歲,再考慮再婚。

金德龍卻用一句玩笑話岔開,默默的把臉貼在妻子肚子上,始終沒有勇氣點頭答應妻子。

為了安全起見,醫院在檢查好胎兒指標后,建議王威提前1周入院,接受剖腹產。

在住院前,王威可能也擔心下不了手術台, 特意拉著丈夫去拍孕媽照。

龐大的體型,讓王威在試衣服時鬧了不少笑話,整個過程充滿歡聲笑語。

一下午的忙活,王威累得滿頭大汗,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能夠和孩子留下珍貴的回憶,讓她無比滿足。

手術前一天,醫生們為王威做了各種檢測,評估可能出現的風險,為手術做準備。

夏主任也對丈夫金德龍仔細說明各種情況,金德龍的面色越發沉重。

當天晚上,外面烏云密布,電閃雷鳴,金德龍緊緊依偎著妻子,一夜沒睡。

這個男人,同樣在經歷最難熬的時刻。

妻子和孩子能同時度過明天的難關嗎?

四,立下「遺囑」,母女和解

2017年5月12日這天,是護士節。

早上8點鐘,王威被推進手術室。

手術產科、麻醉科、新生兒科等6個科室的十余名醫護人員早就做好準備,在手術室等著。

王威的丈夫金德龍和母親陳亞斌滿臉凝重,沉默地等在手術室外。

對母親陳亞斌來說,對于女兒舍命產子的行為,她一直不認可,甚至心生埋怨。

陳亞斌35歲守寡,獨自將女兒撫養成人。

如今她已經60歲, 女兒卻為了生孩子,一意孤行,絲毫不顧及她的感受。

其實,做母親的哪里是怨恨,分明是心疼女兒受苦,擔心女兒的安危。

手術剛開始,護士按照王威之前的叮囑, 將她前一晚錄制好的「遺囑」交到母親陳亞斌手上。

視訊里,一向樂觀的王威,對母親說起心里話時,卻數度哽咽。

「媽媽,我是一個不合格的女兒,有個不爭氣的身體,一直麻煩你辛苦照顧我……」

「明天這關我不知道能不能過去,但是媽媽,我愛你。」

「我也要做媽媽了,這時才明白為了孩子,做母親的犧牲什麼,都是應該的,所以希望媽媽理解。」

「如果明天手術有意外,金德龍猶豫的話,媽媽你一定幫我,保住我的幸福。」

這個為女兒堅強了一輩子的母親,此刻眼淚大顆砸在手機屏幕上。

「現在我也沒辦法了,只能幫助她實現夢想,萬一真有意外,我會幫女兒把孩子帶大。」

母女隔空達成和解,手術室內,醫生們卻在爭分奪秒地進行著工作。

五,手術險象環生

手術第一關,就是打麻醉。

此時王威體重達到332斤,只能采用坐式麻醉。

有2名醫生頂住前方的台子,幫王威固定姿勢。

因為腰部脂肪厚,探測到的椎管內麻醉點是8厘米,而麻醉針長度也只有8厘米,

這意味著要想成功,麻醉師必須分毫不差地穿刺到麻醉點。

盡管麻醉師小心翼翼地操作, 第一次麻醉還是失敗了。

調整好體位后,麻醉師進行第二次嘗試,這才成功。

麻醉起作用后直接卸去王威下半身力量,她的肚子壓在后腹壁上。

王威體格大,手術床對她來說窄了很多,除了要綁住她的腿, 現場還有4名醫生輪流托住她的肚子,輔助手術。

接下來, 夏主任要爭分奪秒地開腹取胎兒。

如果他們不能在最佳時間3分鐘內取出胎兒,將會加大胎兒腹死宮內的風險。

而長時間的仰臥,容易引起低血壓綜合征, 引起心臟驟停。

王威腹部的脂肪層厚度達15厘米,一層層劃開后,醫生們終于看到寶寶的頭。

可是胎兒位置較高,很難順利取出。

對于體重正常的產婦,這時醫生一般會采取加腹壓幫孩子娩出。

可是王威的腹部脂肪過厚,即使加腹壓也壓不到子宮。

就在醫生們緊鑼密鼓工作時,王威因為平躺,出現了喘氣費力的征兆。

大家不敢停下手上的速度,一番配合下,5分鐘后,孩子終于出生了。

「小幸福」是個男寶寶,重7斤1兩。

伴隨著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手術台上的王威瞬間淚如雨下。

結婚9年的期待,懷胎十月的煎熬,她終于當媽媽了。

醫生推著孩子從產房出來,王威的家人們圍上來。

一聽是男孩,公婆興奮地鼓掌。

金德龍也高興極了,他和妻子一直盼望能生個兒子,如今終于如愿。

但是,他心中始終有塊大石頭壓著。

妻子能不能安全下手術台,還是未知數。

胎兒取出后,夏主任不敢耽擱,馬上進行了手術第3步: 縫合關腹。

由于王威體重大,脂肪厚,腹部縫合也是一大難關。

就在醫生縫合時,意外發生了。

王威長時間躺臥導致憋氣,她不自覺地屏氣, 導致腸管等組織一下涌出來。

為了配合夏主任順利縫合,麻醉師通過給藥,來緩和王威的不適感。

此時,王威意識模糊,一遍遍叫著丈夫金德龍的名字。

手術室外的金德龍正緊張地徘徊著,心里期盼妻子能手術順利。

上午10:30,經過全體醫護人員近2個半小時的努力,終于成功完成手術。

一場手術下來,因為全程高度集中注意力,與時間賽跑,夏主任如同從水里撈出來一般,汗水浸濕了她的前胸后背。

脫下手術衣,在場所有醫護人員松了口氣。

經過大家的配合和努力, 他們贏了與死神的賽跑,是當之無愧的「白衣天使」。

手術后的王威虛弱不堪,剖腹產帶來的劇烈疼痛日夜折磨著她。

可是她迫不及待地看著兒子,撫摸著他的小臉。

王威說:

「只要讓我看一眼寶寶,我身上一點也不疼了。」

以命相博的「小幸福」,平安降生,是給這對夫妻最大的安慰。

三天后,王威的身體逐漸恢復,可以抱著小幸福了。

看著懷里的兒子,王偉滿臉洋溢著微笑, 此刻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小幸福出生后,身體素質特別好,偶爾感冒發燒,吃點藥喝點水就好了,很少去醫院。

小家伙長得虎頭虎腦,非常討人喜歡。

可是隨著孩子不斷長大,王威又迎來新的問題。

因為過度肥胖,她無法照顧年幼的兒子,一直是老公和母親帶孩子。

在小幸福滿一周歲后,王威再次下定決心減肥,還順利找到一些兼職工作。

丈夫金德龍考下中醫按摩高級證,在王威減肥的機構做按摩師,不耽誤照顧孩子。

一家三口幸福美滿,金德龍也很滿足:

「現在我的收入比以前高了,也有能力照顧妻子和兒子了,我相信以后的生活一定會越來越好。」

結語

王威冒死產子的故事曝光后,引來無數網友祝福,但也不乏一些指責之聲。

有人認為,如此肥胖,一定是生活不自律,胡吃海喝造成的。

不管致胖的原因是什麼,從王威的經歷可以看出,過度肥胖對身體的危害很大,帶來很多病發癥,還會影響正常生活。

雖然現在審美多元化,不管瘦還是胖,健康最重要。

也希望王威能早日減肥成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