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俄羅斯人,22歲到中國留學,6個俄羅斯閨蜜竟全部嫁給中國人

我是Kristina,1992年出生在俄羅斯,是家里的獨生女。

22歲那年,為了學習中文,我來到了內蒙古師范大學讀研究生。

四年的大學生活,不僅讓我學業有成,還邂逅了美好的愛情。 熱戀一年后,我嫁給了比我大9歲的內蒙古男人。婚后我們生下了可愛的兒子,本來一切都很幸福。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卻讓我們一家三口兩地相隔。

我和孩子在俄羅斯待了兩年多,老公則獨自在中國。這樣的生活,簡直度日如年。

(中國朋友喜歡叫我克里斯)

在我十二三歲的時候,爸媽失婚了。他們這段婚姻的破裂,帶給我很大的影響。從小,我就非常渴望有一個完整的家。

失婚后,媽媽帶著我和姥姥一起生活。姥姥的存在,給了我很多的溫暖。 我們倆關系非常好,可以說無話不談,比母女還親。

媽媽是牙醫,工作特別忙,我經常一天到晚都見不著她。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姥姥在陪我。她給我做飯,輔導我的作業,接送我上下學。

姥姥一直很愛我,很少對我發脾氣。即使有時候我做錯了事情,她也會溫柔地給我講道理。 今年,她老人家已經81歲高齡了,我還是每天都跟她通話。為此,媽媽還曾吃過醋呢。

不過,我也依然感謝媽媽。正是由于她對我的嚴格要求,我才能夠考上一個好的大學,并且學會了中文。

(我和我的家)

本來我的學習成績一般,對未來更沒有什麼規劃。但是我媽每次都跟我說,妳必須好好學習,將來考一個好大學。這樣妳的人生才能有更好的出路。

在媽媽的監督和引導下,我糾正了學習態度,開始發奮圖強,準備迎戰大學聯考。 最終,我考上了當地的師范大學,選擇了英語和中文翻譯專業。

不太幸運的是,當時學校并沒有一個很好的中文老師,所以,我的中文只是學了一點皮毛。然而不幸中的萬幸,我在大三的時候去了中國沈陽,并因此認識了一位中文老師。

正是他,改變了我下半生的命運,讓我和中國有了不解之緣。

(命中注定我會來中國)

第一次中國之行,我就喜歡上了這個國家。周圍人對我很友好,因為語言不通,生活中有很多不方便。幸虧有熱情善良的中國朋友幫忙,才緩解了我的尷尬。

我也對這里的語言和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老師便建議我繼續到中國讀研究生。我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當時,如果我留在自己的城市,最多當個英語老師,而且工資很低。于是,2014年8月份,在老師的幫助下,我來到了內蒙古師范大學繼續讀研。

(大學時期的我)

對我來說,第一年是最難的。因為初來乍到,我誰也不認識。身邊沒有朋友,沒有家人。不知道去哪里吃飯,也不知道去哪里買東西。對于陌生的環境,一時間,我感到無所適從。

那一年,學習幾乎塞滿了我所有的時間。每天早上7點起床上課,學習,下午回宿舍補個覺,吃個飯,繼續寫作業,直到12點才上床睡覺。 我把自己當做陀螺,只有不停地忙碌,才能打發那份獨在異鄉為異客的孤單寂寞。

對于我們外國人來說,學漢語是非常難的。我們也是從拼音開始,然后是學聲調,之后再寫漢字。 從最基本的開始入門,一個字至少要寫二三十遍。

當我逐漸適應了中國的生活節奏后,我發現自己的胃口也變了。我被中國各種各樣的美食所吸引,麻辣燙和火鍋就不用說了,幾乎人人都會愛上這一口。除此之外,我還非常喜歡吃烤冷面,羊肉和包子。

(和我的朋友們聚會)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和中國的感情也漸漸變得密不可分。四年的大學生活,是我人生中最寶貴的經歷,也是最難忘的回憶。

在這期間,我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有中國的,也有俄羅斯的。直到今天,我們還始終保持著聯系。其中, 我和其他6個俄羅斯女孩形成了一個閨蜜團。我們都嫁給了中國老公,而且每個人都生了一兩個孩子。

當然,我也一樣。

我老公有一個非常詩意的名字,叫漠然。他是內蒙古人,比我大9歲。我們相識于一場朋友的聚會。第一次見面時,我就被他吸引了。他看上去,既紳士,又有涵養。

聽朋友說,他的智商很高,博覽群書,曾在澳大利亞讀過研究生,英文說得也非常好。我不禁心想,這些正滿足我的擇偶標準呀。

雖然心中有點喜歡他,但是,當時他女朋友就坐在旁邊。我們只是簡單地交流了幾句,并沒有留下任何聯系方式。

可是誰曾想過,緣分的種子,就這樣埋藏了三年。

(我和老公)

三年后,有一次,他和朋友一起踢足球,休息的時候刷到了朋友的社交媒體,里面正好有我的照片。一問才知道,原來這個朋友也認識我。于是,他便跟朋友要了我的聯系方式。

時光兜兜轉轉,一切又回到原點,他也恢復了單身。而 我正好大學畢業,就這樣,我們倆的戀情拉開了帷幕。

我還記得,第一次約會那天,他發消息給我,說等我工作結束了就過來接我。當時我正在參加一個機車展覽,穿著8公分恨天高,累得腳都要腫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果然如約而至。我們一起去喝了杯咖啡,咖啡館里飄著悠揚的音樂。我喜歡的男人,此時就坐在對面。看著他,我反而有點害羞了。

都說中國男人會疼老婆,這話果然不假。平時相處,漠然就經常送花給我,還會制造一些小浪漫,讓我時刻感受著他的愛。

(幸福的婚姻,可以滋養女人)

和所有熱戀中的情侶一樣,漠然對我也是格外的好。他經常給我買東西,還換著花樣做飯,只為了讓我多吃幾口。還會每天準時出現在宿舍門口,送我上下班。

和漠然在一起久了,我發現他真的才智過人。跟他聊天能學到很多東西。 比起外貌,我更欣賞男人的頭腦。

戀愛一年后,漠然開始規劃我們的未來,他甚至多次提起想要一個孩子。可是,我當時才26歲,還沒想好要不要生孩子。

猶豫不決的時候,我給姥姥打了電話。姥姥說,如果男人想要孩子,說明他對妳是真心的。他也做好了當爸爸的準備,妳們的婚姻會幸福的。

我覺得姥姥的話肯定錯不了。所以, 2019年,我和漠然舉行了一場跨國婚禮,很快我就懷孕了。

當時,我身邊的很多朋友選擇去美國生孩子,因為那邊醫療水平比較高。商量過后,我們也決定去美國生孩子。可是沒想到,這個決定會帶來那麼多麻煩。

(記錄孕期的我)

2020年,兒子在美國出生了。偏偏那個時候,疫情爆發,我們無法回國。不得已在美國待了9個月,簽證都過期了。

這樣一來,我們一家三口就變成了一人一個國籍。 兒子美國國籍,老公中國國籍,而我則是俄羅斯國籍。面對這種復雜情況,大使館無法為我批準中國簽證。

后通過各種努力,兒子獲得了俄羅斯國籍。無奈之下,我只能帶著兒子先回俄羅斯,老公回中國。我們約好了,疫情結束后馬上團聚。 沒想到,這一場分別,竟然長達兩年多。

回俄羅斯后,我獨自帶孩子居住。那會兒,疫情肆虐,誰也不知道這個病毒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后果。我媽是牙醫,她每天在醫院上班,屬于高風險人群。為了安全,她沒有過來幫我照顧孩子。

(兒子和外公外婆一起外出)

姥姥年齡大了,萬一感染了病毒,我也會非常難過。但是,不管怎樣預防,最后我們還是沒能逃過病毒的魔爪。我媽和姥姥,還有我和孩子,每個人都得了新冠肺炎。

剛開始確實很害怕, 後來發現這個病跟普通感冒差不多,難受兩天就過去了。盡管如此,第一年也沒有人幫我帶孩子,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盼著疫情早點結束。

初為人母,我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同時也很想要一個幫手。但是,老公不在身邊,父母愛莫能助。有很多次,我幾乎處于崩潰的邊緣。 尤其是孩子生病的時候,我常常一邊以淚洗面,一邊強打起精神,繼續孤軍奮戰。

孩子發燒的時候,我只能沒日沒夜地抱著他。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好。心情就像過山車一樣,隨著他的體溫忽上忽下。

(小家伙在慢慢長大)

最難的時候,是我們兩個都生病。有一次,我們娘倆體溫都燒到了39度以上。我感覺身體一會兒冷一會兒熱,不停地發抖。我艱難地支撐著身子爬起來,想吃一片退燒藥。拿起水壺才發現,沒水了。

當時真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無助,抱怨,痛苦…… 這些情緒像一張網,緊緊地裹住我,讓我無法呼吸。

我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身邊連一個可以給我倒杯水的人都沒有。但是,我很快整理好了心情,起來燒水吃藥。

因為,我還要照顧孩子,他也很難受。如果我不好起來,孩子怎麼辦?誰來照顧他?我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繼續沉浸在難過中。 也許,這是每一個獨自帶娃的媽媽都會經歷的吧。

時間久了,我受夠了這種生活。我想和老公團聚,我渴望來自家庭的幸福和溫暖。于是,多次嘗試回到中國,可惜,每次都是徒勞無功。

(曾經,我們團聚的一家三口)

兩年多時間,我和老公只能通過電話和視訊保持聯系。他也錯過了孩子的成長時刻。當我無助的時候,他只能安慰我。雖然著急,心疼,卻又束手無策。

值得慶幸的是, 就在上個月,幾經周折后,我終于買到了飛往中國的機票。我一刻也不想再耽擱,只想飛機快一點落地,好讓我們娘倆跟老公早點相見。

這一路上,我好像渡劫一樣,再次一個人扛起了所有。我不僅要帶著孩子,還要帶著3個大箱子,每個箱子都有32公斤之重。

我要帶著它們,先飛5個小時到達莫斯科,然后再轉機8個小時飛往呼和浩特。 每次飛機落地的時候,我都是前面抱著孩子,后面背著包,還要空出一只手來推著3個行李箱。

這一路上的辛酸只有我自己能懂。但我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因為這里有我所愛的人,有我孩子的爸爸。

(勇往直前,才能收獲幸福)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我們漂洋過海來到了呼和浩特。落地的那一刻,我心里涌起一股久違的歸屬感。 遺憾的是,老公并沒有來接機。

在我們來之前,他早就回老家看望父母去了。由于疫情,他無法前來。我經常跟兒子念叨,很快就可以見到爸爸了。年幼的他,也總是問我,爸爸在哪里?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現在,我們結束了隔離,老公也回來了。我激動得差點睡不著,簡直沒有比這再幸福的事了。我們一家三口終于團聚了。

相見的那一刻,老公和我緊緊相擁。我在他的懷里流下了眼淚,這是酸楚的眼淚,也是幸福的眼淚。

(從此以后,不再分離)

我看他抱著兒子親了又親,眼中裝滿了寵愛。兒子也不停地叫爸爸。我想,這就是血濃于水吧。即使兩年多沒有見面,這份親情始終都在。

回想之前的種種艱辛,一個人帶孩子,兩個人都生病,三個人在分離。為了這次相聚,好像經過了九九八十一難。

好在,這一切都值得。

對我而言, 這輩子最重要的就是家。我十分珍惜自己的家庭。我從小就渴望擁有一個健康的,穩定的家庭。

如今,這個心愿,在中國實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