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小情侶租屋處產子,隨後狠心離開11年,房東自費養娃終于找到二人,對方卻拒絕認親:沒錢,你自願養的

有一戶特別的人家,女主人叫劉萍,男主人叫呂健,家中還有一個叫金寶的孩子,金寶管劉萍夫婦叫爺爺奶奶,但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

金寶的戶口不在這里,劉萍夫婦也不是他的監護人,甚至從法律角度來說,夫婦二人連收養的資格也沒有,但他們依然把金寶撫養長大,這是怎麼回事?

小情侶深夜產子

事情還得從多年前說起,當年劉萍和丈夫在縣城里開了一家小旅館,平時生意還不錯。這天旅館里來了一對小情侶,兩人看上去年紀都不大,男的叫智才,才20歲,女的叫新春,只有19歲。

讓劉萍驚奇的是,19歲的新春居然大著肚子,這年紀還不到法定結婚年齡吧?盡管心中驚奇不已,但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劉萍還是為兩人辦理了入住手續。

小情侶一直在這里住了一個多月,期間一直風平浪靜的。直到有一天晚上,劉萍家的大門被砰砰敲響,睡眼惺忪的劉萍起身披上衣服開門,看到的是一臉慘白的智才。智才哆哆嗦嗦地說:「新春生了,現在和孩子在房間里,老闆娘,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辦了,求你幫幫忙」。

劉萍一聽,趕緊轉身和丈夫打了個招呼,匆匆忙忙地跟上智才的腳步,一路上她都納悶不已:生孩子這麼重要的事情,應該找娘家人或者婆家人幫忙,哪有直接找房東的?

進到房間,劉萍被嚇了一大跳,對方已經生下了一個男嬰,但是狀態卻并不好。

看著手足無措的智才,劉萍邊挽袖子邊說:「還愣著干什麼,趕緊收拾收拾送醫院啊!」

智才這才回神,在劉萍的指揮下,手忙腳亂地為新春穿好衣服,把她和孩子一起送去了醫院。到了醫院,智才連辦理住院手續的錢都拿不出來,只得向劉萍借了2000塊錢,總算讓母子倆順利住院。

忙完這一切,劉萍才轉身回家。之后的幾天里,她在打理旅館的同時,也一直掛心著新春和孩子。直到5天后,智才一家終于從醫院回到了出租屋,此時他們正面臨著一個大難題。

劉萍夫婦和金寶

房東化身娘家人照顧產婦

智才只是一個20歲的大男孩,壓根兒不懂怎麼照顧產婦和嬰兒。

看著這凄凄慘慘的一家子,劉萍不忍責怪,干脆化身娘家人,主動幫忙照顧可憐的母子。新春坐月子期間,小兩口家里沒有一人前來探望。

劉萍詢問后得知,智才和新春本是網友,在網上聊得還不錯就相約見面,兩人一見鐘情,之后直接租房同居了。

同居沒多久,新春就懷孕了,小兩口打算奉子成婚,誰知兩家因為彩禮的事談崩了。當時,新春的母親要求智才家拿出5000塊做彩禮,但是智才家只拿出了500元,兩人婚事就此告吹。

智才和新春都沒有工作,也沒有積蓄,實在無力撫養孩子,新春被迫不要了。

後來,新春又一次懷孕,但是醫生告訴他們,可能會影響以后的生育。智才這才帶著新春出來,打算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

新春生產以后,兩人都打電話告訴了家里人。新春的父母嫌丟人,覺得女兒做了丑事,以后在鄰里間都要抬不起頭,因此拒絕認回孫子,甚至連女兒都不想要了。

智才的父母同樣是這麼想的,對兒子和孫子不聞不問。在這種境遇下,劉萍就成了小兩口唯一的依靠。

劉萍對新春一家頗多照顧,因為擔心孩子的哭鬧聲會影響其他房客,直接把旅館關門了1個月,這樣她也有更多的時間照顧新春和孩子。

劉萍把新春當女兒看待,新春對劉萍這個大恩人非常感激,還認了劉萍做干媽。正當她們一家和樂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劉萍大跌眼鏡的事情。

劉萍

小情侶相繼逃跑,獨留孩子

虛弱的新春和嗷嗷待哺的孩子,讓智才感到恐懼和退縮,他無法承擔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他不僅手里沒錢,還欠著房東劉萍的債,更是有家不能回。在巨大的經濟壓力和精神壓力下,他趁著夜色獨自逃跑了。

智才的離去讓新春大影響,剛出月子的她差點哭瞎了眼睛。娘家人對她不管不顧,唯一的依靠智才走了,她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劉萍也很無奈,她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爛攤子,此時除了安撫新春,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好不容易等新春情緒穩定了一點,劉萍正想給她找個活計,沒想到新春也逃跑了。

作為一個房東,劉萍自認為對智才和新春也算仁至義盡了,連他們欠下的2000元也沒有要求歸還,但是兩人竟然相繼逃跑,還扔給她一個孩子。

即便如此,劉萍依然堅信,好人不會被辜負。智才和新春是孩子的親生父母,他們不可能真這麼狠心,總會回來的。

6個月以后,新春果然回來了。她對劉萍說,離開的半年里她其實是去找智才了,誰知智才狠心對她提了分手,還不愿意補償。氣急之下,她把智才起訴到了法院,要求對方支付孩子的撫養費。

經過法院的調解,雙方達成了一個協議。孩子的撫養權歸新春所有,智才需要每個月支付新春400元的撫養費,直到孩子成年為止。

誰知當著新春的面,智才答應得好好的,轉過身卻再次逃跑了,新春一分錢都沒有拿到。

聽到這里,劉萍越發心疼苦命的新春。後來,劉萍幫助新春聯系了一個餐館,讓她先去那里工作,先慢慢攢點錢,以后也能自食其力,養活自己和孩子。

劉萍和金寶

年邁房東養育孩子

本以為往后的生活會向好,可新春并沒有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也沒有放在孩子身上,她一心只想著談戀愛,沒多久就和餐館里的廚師好上了。

廚師無法接受她的孩子,新春就直接偷摸跟著廚師回對方老家生活了。這一行為讓劉萍寒心不已,無奈之下,劉萍選擇報警。

按常理來說,這可以追究其法律責任。但警方認為,智才和新春的行為沒有達到「情節惡劣」的標準,不滿足條件,無法強制追責。

劉萍四處打聽,輾轉找到了智才和新春的家人,希望他們可以收留孩子。誰知雙方都認為孩子是累贅,堅決不要孩子,甚至拒絕支付劉萍在撫養孩子期間墊付的3萬塊錢。劉萍只得把孩子帶回旅館,放到身邊照顧。

面對這個孩子,劉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已過不惑之年的她暗暗發誓,要把孩子好好撫養長大。

劉萍給孩子取名「金寶」,她依舊覺得這個孩子是千金不換的寶貝。

決定要收養金寶后,劉萍就開始辦理收養手續。萬萬沒想到,她竟然不滿足收養條件。

民法典第1098條規定,收養人必須無子女或者只有一名子女。但是劉萍已經生養過2個子女了,無法辦理收養手續。

實在沒有辦法,劉萍就在沒有任何法律認可的情況下,開始撫養金寶。哪怕後來老伴癱瘓了,生活越發艱難,她也一直堅持。

在劉萍看來,金寶是無辜的,有錯的是他的父母。這個錯,不應該讓年幼的金寶來承擔。

眨眼間多年過去,金寶到了上小學的年紀。因為不滿足收養條件,金寶一直沒有上戶口,劉萍不得不為此四處奔波。

好在經過一番努力,金寶的戶口最后落在了他外公外婆的戶口上。金寶終于可以上學了,劉萍一家都開心不已。

此時有親戚提醒劉萍:「金寶的戶口落到了外公外婆家,以后他們想要搶金寶就麻煩了。你又不是金寶的監護人,到時候該怎麼辦?」

劉萍也為此發過愁,不過很快她就想通了,她撫育金寶,并不是想讓金寶長大以后怎麼報答自己。她只希望金寶能夠平平安安地長大,哪怕金寶以后回到親人身邊,自己依舊是金寶的奶奶。

時至今日,金寶已經長大,但是智才和新春始終沒有音信。在金寶的心中,最親的人是陪伴自己長大的奶奶劉萍。

金寶

都說生恩不及養恩大,確實如此。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更別說多年的養育之恩了。幸運的金寶遇到了劉萍夫婦,不僅收獲了這段珍貴的祖孫緣分,也讓我們看到善良的人終究不會被辜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