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俄生活四年,這里的女人婚后基本不發福,男人酗酒也沒那麼兇

我叫瓦夏@Kazan瓦夏叔叔,北京人,今年33歲。現在在俄羅斯讀博士,同時在喀山聯邦大學做教師,教俄羅斯的學生說中文。

4年前,我還是一個在北京城格子間里,日夜碼字「肝文」的小編,29歲大齡理工單身狗一枚,生活范圍都沒出過北京地界兒。做夢也沒有想過,現在的我,能夠身處千里之外的俄羅斯,用俄語教外國的孩子學中文,更沒有想過會愛上自己的學生,一名小我近10歲的俄羅斯混血美女!

(我在俄羅斯城市街頭喂鴿子)

稻盛和夫說過:「人的命運不是天定的。它不是在事先鋪設好的軌道上運行的,根據我們自己的意愿,命運既可以變好,也可以變壞。」如果你覺得自己在一眼望到頭的生活里逐漸失去生機,不妨看看我的故事。轉機或許來自于一個偶然的遇見,或許來自于遙遠的呼聲。

我出生于1989年底,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南城人,出生在一個平凡溫暖的家庭,父親話少嚴厲,母親溫柔善良。

在父母的注視中,我相繼完成了上學、大學聯考、畢業、工作,如果不出意外接下來就是娶妻、生子。父親總說的一句話是:「什麼年齡就該做什麼事。」

(身著韃靼族特色服裝的小熊)

前29年的我,生活工作確實和他們的設想一樣,按部就班。我大學學歷是普通二本,計算機專業出身,畢業后依著興趣當了一個勤勤懇懇的編輯,沒有技術傍身,也沒有名校加持。我這樣的人在北京,一陣風刮過去都能帶走幾萬個。

但即便再平凡的人,內心都有自己微小的夢想。「正當梨花開遍天涯,河上飄著柔漫的輕紗。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聲好像明媚的春光......」

我的夢想萌發于童年時聽到的那些浪漫、憂傷的俄羅斯歌曲,就像某種來自遙遠的召喚,讓我心神搖曳。

(伏爾加河畔,俄羅斯的秋天美不勝收)

兒時當我跟著父母第一次去北京世界公園,看到了微縮版的紅場、圣瓦西里大教堂和克里姆林宮,覺得這些建筑非常特別。

后來,接觸到了托爾斯泰、普希金、葉賽寧、奧斯特洛夫斯基,那些文學思想為我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大學聯考前夕,我曾經第一次試圖去靠近夢想,鼓起勇氣跟父親說:「大學我想學俄語。」可是,父親的一句話就打破了我所有的期待。他說:「俄語太小眾了,以后找工作怎麼辦?要學就學熱門的專業。」

面對現實,我竟無力反駁,于是我選了計算機。大學四年就是在與繁瑣的編程代碼不斷斗爭中度過的,最終,我筋疲力盡,深陷黑暗無力自拔。學一個不愛的專業并要在以后以此為生,只是想一想就會感到絕望無比。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

還好多年養成的寫作習慣幫了我,讓我在選擇工作的時候多了一個方向,畢業后我依著興趣進入了編輯的行業。盡管沒有學成俄語,但是這個夢想一直都在。

轉機來源于一次網聊!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俄羅斯姑娘,由于志趣相投,隨著交流的深入,我們成了無話不講的摯友。

有了一份這樣的緣分,我想要去俄羅斯看看的心愿再次被激發!2016年8月,我對她說:「我要給你一個驚喜,我買了去俄羅斯的機票,我要去見你!」

(莫斯科紅場圣瓦西里大教堂)

那是我第一次獨自出國,而且還不會講俄語!出發前我做了周密的準備和詳盡的攻略,生怕到時候出現任何差錯。我計劃用一周時間去莫斯科和烏里揚諾夫斯克兩個城市。烏里揚諾夫斯克是她學習的地方。

乘坐被稱為戰斗機的俄航,經過了七個半小時,我終于到達了莫斯科,一切都是陌生且嶄新的!

從謝列梅捷沃機場乘快軌去市中心,經過村莊、城鎮,最后進入莫斯科市區。街道上的赫魯曉夫樓、斯大林式建筑逐漸映入眼簾。莫斯科堪比一座座精致博物館的捷運站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我真正親眼看到紅場、克里姆林宮和圣瓦西里大教堂,離我小時候的夢想已經過了20多年!

(馬雅科夫斯基捷運站,莫斯科最美捷運站之一)

從莫斯科到烏里揚諾夫斯克的旅程,我坐的是一架小型旋翼飛機,一路上膽戰心驚!

飛機上有壯如熊的斯拉夫大姐,她可以一手拎著一個吵鬧的兒子把他塞到座位里,還有好奇的俄羅斯阿姨「雞同鴨講」地跟我熱情交流,也有尖皮鞋、小平頭、緊身短袖的標準俄羅斯大哥......

經過了一個小時飛行,我終于見到了我的俄羅斯網友,安吉拉!在烏里揚諾夫斯克的四天,她帶我游覽城市,去列寧博物館,一起做飯,交流所有的所見所聞。

城市中不怕人的鴿子,走在街上被所有人行注目禮,在紅場喀山大教堂聽修女唱詩,司機大哥用力地握著我的手表示歡迎,安吉拉做的俄羅斯餃子,這些都構成了我俄羅斯之行的最初印記。

(新年的莫斯科古姆百貨商場,世界最漂亮商場之一)

但相聚總是短暫的,回國前,我給她買了紅色的玫瑰,并告訴她:「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坐上去機場的出租車,車輛駛過伏爾加河上的大橋,窗外的風景不斷后退,我的淚水模糊了雙眼。

回國后,生活恢復了正常,但心里卻不再平靜,夢想的種子發芽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但詩與遠方也是需要路費的!為了再次去俄羅斯赴約,以往乏味的工作,無趣的生活都變得有意義起來!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我手里又積攢了一些錢。2018年元旦,我再次奔赴俄羅斯!這次我有備而來,我辭職了!終于可以再次見到好朋友安吉拉,不受拘束地來一次俄羅斯深度游!

(我和安吉拉)

安吉拉已經畢業回到家鄉季米特洛夫格勒,我到莫斯科后選擇坐火車去找她。火車從白天開到黑夜再到白天,一覺醒來,已是大雪紛飛,冰天雪地!

而安吉拉早就在站台上等候,我們熱情相擁,因為穿得太厚,差點一起摔在了厚厚的雪堆里。我說:「你看,我答應過你,一定會再回來看你的。」她的眼里閃爍著明媚的光芒。

季米特洛夫格勒是個小城,他們一家人熱情地招待我。溫暖的屋子里,喝著安吉拉媽媽做的美味牛肉湯,陪她爸爸一起喝兩杯伏特加,一邊聽著安吉拉訴說這一年多來發生的事。

一時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但我知道,這里只是我俄羅斯之行的起點,而非歸宿。

(安吉拉的姑姑,娜佳)

接下來的三周時間我走過弗拉基米爾的金門,駐足蘇茲達里的教堂,徜徉在彼得堡的涅瓦河畔,拜訪過葉賽寧的故鄉梁贊。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文化,而我也在旅途中感受著俄羅斯的一點一滴。

這次旅途結束后,我終于下定決心,去俄羅斯留學!我需要與父母好好談談。

那是我記憶里最正式的家庭談話,從童年談到上學,又從工作談到想留學,談話持續了6個小時!出乎意料的是父母這次并沒有反對,而是選擇了支持我!我到現在依然非常感謝他們當初的支持。

(美麗的安吉拉)

提前半年我就開始選擇城市、學校,提交申請。最終選擇了喀山聯邦大學。喀山是俄羅斯三大歷史名城之一,坐落在伏爾加河畔,是韃靼斯坦共和國的首府,文化底蘊深厚,這些都是我所熱愛的。

2018年9月3日第三次踏上去俄羅斯的飛機,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去旅行,而是去留學。

喀山是個多民族聚居的二線城市,為盡快融入俄羅斯的學習生活,我給自己起了個俄羅斯名字,叫瓦西里,小名是瓦夏。

(伏爾加河畔,烏里揚諾夫斯克)

源于我最喜歡的電影中的一個角色。電影中瓦夏去參加戰爭,他之前和妻子的關系一直不好,他覺得去打仗的這幾年,妻子一定另尋幸福了。

但結果確是瓦夏在戰爭中丟了一條腿,回到家鄉的車站,妻子一直在等他歸來,所以我希望我也和瓦夏一樣,在生命中有一個人在等待著我。

在俄羅斯上學,當然首要任務就是解決語言問題,對于完全零基礎的我這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因為是一門新的語言,且與英語和中文沒有互通的地方,所以我就像一個呀呀學語的嬰兒一樣,所有的東西都是新的。好在我有一位非常負責、且擁有多年教學經驗的老師,她像帶小孩子一樣,從字母和簡單的語法開始教我們。

(喀山克里姆林宮,庫爾-沙里夫清真寺)

但課下的困難依然很多,現在半個小時可以完成的作業,當時要花上三個小時。每天最少三節俄語課,對于初學者來說,遠遠不夠,剩余時間還要自己學習,每天凌晨睡覺是常態。

充實的學習生活確實讓我感受到一種另類的幸福,因為這是我的夢想,而我現在走在這條路上,并努力在實現它!

但也在孤單的夜里想家,中國老話說:「兒行千里母擔憂」,我知道父母雖然答應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同時他們的心里也充滿著掛念和擔心。

(喀山的落日,令人贊嘆的美麗)

隨著俄語學習的不斷深入,我在日常生活中也嘗試慢慢開始用俄語與身邊的人進行交流,接觸本地的俄羅斯居民。接觸多了,我才發現俄羅斯人外冷內熱的性格。

2018年底,有一天我在車站等車。身旁的兩位俄羅斯老奶奶關切地問:「年輕人,你的帽子呢?你的圍巾呢?這是俄羅斯,你會生病的,你媽媽知道嗎?」

俄羅斯的冬天漫長且寒冷,大雪暴雪很平常。在零下十幾度的異國他鄉,我被陌生人突如其來的關心竟弄得有些窘迫,但是心里卻流淌著一股暖流,我說:「沒事,年輕身體好。」

我敢說,膽子大,不怕錯誤,語言水平不斷進步,這也為我帶來了一個機會。2019年8月喀山舉辦「世界技能大賽」,不少中國的團體或以參賽或以考察的目的赴俄,而我得到了一份導游兼翻譯的工作。

(我在喀山競技場,世界杯賽場之一)

盡管只學了一年俄語,但是只要有應用的機會,我還是愿意去嘗試和挑戰。

6天的時間內,我變成了全能保姆,所有事情一手包攬,確實非常累,但是我也賺到了合人民幣8000元左右的酬勞!之后我也順利地考入了研究生,開始了正式的碩士學習生涯。

研究生的課程聽課難度更大,經常我腦袋里還在進行中俄雙語轉換,老師的PPT已經翻過去好幾頁了。好在同學們都很熱情,幫助我講解,查漏補缺,我只有花費更多的時間努力趕上。

就在研究生學業即將結束時,我的愛情悄無聲息的降臨了。

2021年3月,我的鄰居來了一個學中文的俄羅斯小姑娘,一個人帶著搬家的行李,我就幫她一起把行李搬進房間。她看我是個中國人,也特別熱情。此后我們經常一起聊天,互相串門,越來越熟悉,不知不覺情感越來越炙熱。

(我和女朋友依琳在高加索)

但實際上,這個還在上大四的女生小了我整整十歲,但是她毫不介意,一直用俄羅斯姑娘的熱情和勇敢表達著對我的喜歡。我一個大男人怎麼能感覺不到呢?幾經思考,還是勇敢地邁出了一步,總不能等著人家姑娘向我表白吧!

相識一個月多后,我們一起來到宿舍旁的花園散步,趁休息時,我輕輕對著躺在我腿上的女孩兒說:「我喜歡你!」然后,我們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暑假時,我和她回家見父母,現在想想真是一個大膽的決定。她的家在高加索,俄羅斯的南方,從喀山坐火車要40多個小時!

當我拖著快散架的身體下火車時,高加索的空氣和景色頓時把這些疲憊一掃而光。她的家人熱情款待我,而我第一次到準岳丈家,也想留下個好印象,努力做著一切能做的事情。

(依琳以優秀的(紅本)成績畢業)

她的家鄉是療養的勝地,遍地的療養院,是很多俄羅斯人旅游度假的目的地。城市雖小,但有了自然的風光和她的陪伴,也不會乏味。

關于我們的戀情,我與她的父母進行過交流,他們沒有任何意見。原來跨國婚姻在他們家,很是平常。她的祖父輩是跨國婚姻,爺爺是烏茲別克人,奶奶是德國人,而她的媽媽則是俄羅斯人。

他們都很喜歡我,就算最保守的姥姥,經過一段時間接觸,也完全能接受我,給我做好吃地道的高加索菜。

就在這段時間內,我決定要繼續留在俄羅斯,和她在一起!之后,我開始著手考博士,她也因為優秀的成績,拿了全額獎學金,保送研究生。八月底,我收到了博士錄取的通知,才啟程回喀山。

(我研究生畢業了,和母校喀山聯邦大學主樓合影)

這樣的生活讓我有了新的希望,也有了新的憧憬。

開學初期她建議我,為什麼不利用讀博空隙去孔子學院找個差事呢?我馬上寫了一封郵件,發到了孔子學院。第二天我現在的主任就給我回了信息:「我們現在教師職位有空缺,如果有時間,可以來面試。」

面試很順利通過,2021年12月,我正式成為了一名正式的漢語教師,教俄羅斯大學生中文。也是在這個時候,我的女朋友成為了我的學生,她們班級的課也是由我來教授。

這讓她一度非常不安,因為她不想讓同學們知道我們的關系,同時又要跳出情侶的身份來作為學生聽講。她總是坐在角落里,不敢直視我,每次到提問環節都特別緊張。

(夕陽下的依琳很美)

好在我只教了她們一個多學期,結課后她也終于松了一口氣。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她確實幫了我很多,也給出了很多非常好的建議。

隨著講課時間的增長,我也慢慢喜歡上了教師這個職業,愛上了和學生們互動的感覺。

看到他們因為我而對中文感興趣,看到他們從學拼音到對話的過程,看到他們求知時的眼神,看到他們學習中文有進步……我都會覺得做這件事情是非常有意義的,并且我也享受其中。

中文在俄羅斯大學里并沒有作為必選外語科目。但現在卻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主動選擇學習中文,他們對中國的印象有的來源于去過中國的父母、同學,有的來源于影視,比如功夫片,還有的來源于網絡、書籍等等。

(我和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吉祥物米莎)

在他們的印象里,中國有功夫、有美食,有節日的舞龍舞獅,但對中國的文化了解還是很少。在年齡比較大的俄羅斯人中,甚至還有人認為中國依然像70年代那樣,沒有高樓。即便是年輕人中也還是有一部分人對中國并不了解。

就像我們國內很多網友對俄羅斯的了解一樣,大多來自于網絡媒體,有時難免夸張、片面。俄羅斯的女人基本不會生完孩子就發福;俄羅斯國土上,熊也不是隨處可見;還有俄羅斯男人的酗酒,現在也沒有那麼嚴重。

(東正教的謝肉節)

在俄羅斯貧富差距也是很大的,在一些小城市,在編人員的收入也沒超過一萬五到一萬八萬盧布,換成人民幣,也就2000塊左右。包括在喀山,我也曾在大街上看到過因生活窘迫,而伸手向路人乞討,但穿著還算體面的普通人。

疫情也好,戰爭也罷,最終,時代的一粒灰塵還是會落在最底層的百姓身上,變成不堪重負的時代之痛。

在俄羅斯這幾年,我慢慢的了解這個國家。而且越來越強烈的感受到,中國和俄羅斯兩個國家之間,雖然有很多的聯系,但實際上互相之間的了解還是太少太少。

(2021年喀山的勝利日閱兵)

我一直相信那句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不知道未來有什麼,而我能做的,就是腳踏實地,把現階段做好。

隨著幾年在俄羅斯的生活和學習,我也逐漸適應了這里。我的愿望就是留下來,繼續當一個普通的老師。希望俄羅斯的學生把我作為一個了解中國的窗口,從而發現不一樣的東方世界。

最后我想說,我現在的生活正是我曾經想要的。安吉拉已經嫁人,生了個兒子,已經3歲半了,身材也沒有發福。我們依然保持聯系,偶爾聊聊,和以前不同的是,現在我們是用俄語交流了。

(在喀山列寧故居參加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活動)

我的朋友們也都為了自己的生活努力著。作為留學生也好,作為一個在國外工作的人也好,我只是一粒小小的塵埃,在拼盡全力找到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我終究會成為我想要成為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