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俄羅斯女友吃遍廣東,被靈魂追問,廣東到底有多少好吃的

湖南岳陽人魏峰,在俄羅斯外派工作,愛上了一個俄羅斯女孩,感情穩定,帶著女友回到中國廣州,首先開始了游歷廣東、吃遍廣東之旅,去了幾個地方,女友吃了很多廣東美食之后,對魏峰發出靈魂追問,廣東菜到底有多少種?

湖南岳陽小伙魏峰在廣州一家家電公司工作,這家公司要拓展俄羅斯市場,計劃在莫斯科建設一家家電組裝工廠。

于是,魏峰被派到莫斯科工作,大家想一想,在一年四季溫暖如春的南國花城廣州,沒有幾個人愿意去冰天雪地的莫斯科去工作。最后,公司就動員年輕員工響應號召,去莫斯科外派工作。

魏峰也是剛剛研究生畢業一年的時間,首先覺得可以到外面闖一闖,見一見世面,其次,到莫斯科外派工作會帶來豐厚的收入,是國內相同崗位的三倍以上,還有各種超長年假,還有來回的免費機票,所以,魏峰看在錢的面子上,就去了莫斯科。

在莫斯科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后,魏峰逐漸地適應了這里的工作和生活,并且在這里迅速地獲得了職位的提升。

最重要的是,這里有很多俄羅斯員工,尤其是有很多俄羅斯小姑娘。

有一次在參加一對朋友的婚禮上,魏峰被選作伴郎,和作為伴娘的俄羅斯姑娘尤利婭認識了,然后他們就交往起來,然后他們就成為男女朋友,然后他們就同居在一起了。

尤利婭帶著魏峰回到她的老家,葉卡捷琳堡,去看望自己的家人,尤利婭的老家離莫斯科有一千多公里,魏峰買了很多禮物,尤其是很多中國來的特產,裝滿了一車,和尤利婭開著車,來到了她的老家。

尤利婭的父親和哥哥們都遺傳了戰斗民族的優良傳統,那就是特別能喝酒,三下五除二就把魏峰給放倒了,他們自己也把自己一直喝倒為止,對于他們來說,這才叫喝酒。

後來,尤利婭研究生畢業了,魏峰就帶著尤利婭回到中國探親。

首先肯定是回到廣州了,南國花城廣州的繁華、煙火氣給尤利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漢語流利的尤利婭,竟然聽不懂廣州人說的話,經過魏峰一解釋,才知道這是方言叫做粵語,也叫作白話。

在俄羅斯,可沒有這樣的現象,各個地方所說的俄語雖然有一些口音,但是交流起來沒問題,絕對不像中國這樣,方言和方言之間基本上沒法交流。

魏峰告訴尤利婭,她所學的中國話叫做漢語普通話,是在全國通行的語言,在中國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能聽懂,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會說,很多偏遠地區的小地方或者農村,人們交流的時候只會說方言。

在廣州待了幾天,魏峰帶著尤利婭回到了岳陽農村老家。

魏峰的岳陽老家現在也大變樣了,以前他們家的房子是村里面最破舊的房子,因為掙點錢全部供魏峰上大學、上研究生了,現在這幾年,魏峰的收入好起來了,花了幾十萬把老家的房子給修起來了。

修房子是父母一輩子心心念念的心愿,這樣,魏峰給家里寄來的錢,讓他的父母修了村里的最好的房子,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魏峰的父母看見兒子領回來一個俄羅斯女朋友,在村里面可以是有面子了,每天都是流水大席,村子里面所有的人隨便來隨便吃,現在魏峰有錢了,根本不在乎村民隨的那點份子錢,所以大家都是免費吃。

尤利婭哪見過這種場面,每天看見這麼多人來吃飯喝酒,熱熱鬧鬧的,感覺很新鮮,每天都出來陪著大家吃吃喝喝,其實,魏峰這麼多年也一直在外面,已經很多年沒有見到這種場面了,所以,也感覺很新鮮,當然,也很有面子,因為在他讀書的那些年,家里的生活很是艱難,因為到處借錢,在村里面抬不起頭來。

有很多村民還風言風語的對魏峰的父母說,讀書有什麼用,大學畢業之后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有的是,你能保證你們家魏峰以后有出息,魏峰的父母也有這方面的顧慮,現在好了,魏峰現在是榮歸故里,按照中國的說法,已經有好幾個喜事湊到一起了: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

魏峰和尤利婭在家里待了幾天,游覽了著名的岳陽樓,就回到了廣州。

這次他們有很長的假期,計劃著在中國好好的玩一段時間,本來已經把上海、北京、成都、重慶、武漢、西安、青島等這些著名的旅游城市列入了計劃,但是,因為當時是冬天,所以,在魏峰的建議下,他們決定先在廣東各地玩上一圈,原因很簡單,廣東各地在冬天溫度適宜,不太冷,還有,因為距離不太遠,可以開著車自駕游。

第一站當然是經濟特區深圳了,在俄羅斯的時候,尤利婭就從各方面知道了一些,中國的經濟特區深圳,知道那是一個年輕的城市,改革開放之后才建立的,現在已經成為著名的科技之城、國際大都市了,很多國際上著名的公司都在這里起步。

魏峰帶著尤利婭來到深圳之后,還是被震撼到了,這里的高樓大廈,輝煌的燈火,車水馬龍,急匆匆走路的人群,干凈的捷運,美麗的紅樹林,被綠樹掩映的建筑和城市,都大大的超出了尤利婭的想象,尤其是和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一對比,除了歷史底蘊和古老的建筑之外,哪一方面都比莫斯科強很多。

尤其是,在深圳吃到的很多好吃的東西,和廣州的又很不一樣,在這里,全中國乃至全世界各種好吃的東西應有盡有,尤利婭尤其喜歡蛇口海上世界,和魏峰在深圳的幾天時間,他們就住在福田商務區,幾乎每天都不辭辛勞的來到海上世界吃各種好吃的,在海邊看深圳灣,看香港那邊的世界。

尤利婭自以為很能吃辣的了,但是在深圳吃了幾家川菜館和湘菜館就受不了了,不但胃受不了,而且開始拉肚子了,魏峰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幾乎很少點辣的菜,都是找本幫菜、福建菜之類的很少有特別辣的菜系。

尤其是上海菜,濃油赤醬,做得又比較精細,尤利婭非常喜歡,每次看上海菜就像看一件藝術品一樣,對魏峰說,你們中國人太厲害了,同一樣的食材,在不同的菜系里能夠做出完全不一樣的風味。

魏峰又看著尤利婭說,這才哪到哪兒啊,你大開眼界的時候還在后面呢,這次我們主要在廣東游玩,你會發現,僅僅廣東一省,好吃的東西就大不一樣。

魏峰帶著尤利婭在東部華僑城玩了一整天,到鹽田吃了一頓海鮮,就向廣東的另一座城市河源進發了。

在河源,他們主要是在萬綠湖周邊玩,萬綠湖是廣東的水塔,承擔著珠三角好幾個城市的供水,尤其是有一條渠道負責給香港供水,所以水源保護地倍加重視,周圍的環境非常好,絕對是青山綠水。

在河源也有很多好吃的,果然和在廣州吃的和深圳吃的大不一樣,魏峰告訴尤利婭,這里的人主要是客家人,所以這里的菜系屬于客家菜。

魏峰告訴尤利婭,在廣州吃的叫做粵菜,其實他們這里叫做廣府菜,客家菜屬于廣東菜的一個組成部分,但是做法和廣府菜完全不一樣,更接近北方菜,但是因為在廣東生活上千年的時間了,客家菜和廣府菜也互相有影響,互相借鑒。

尤利婭不明白客家人是什麼人,魏峰就把客家人的來歷跟尤利婭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其實,他也不太知道客家人是怎麼形成的,但是,大致脈絡還是知道的,就是北方,尤其是中原的先民,為了躲避戰亂而向南一路遷徙,陸續定居在遷移的路上,江西、浙江、福建、廣東、廣西、湖南、四川等很多地方,都散布有客家人。

接連著吃了好幾頓客家菜之后,尤利婭對魏峰說,她最喜歡的是客家釀豆腐和客家鹽焗雞這兩道菜,不過其他的菜也很好吃,就是不能接受豬血做的湯,魏峰說,沒關系,客家菜這麼多選擇,就是我們中國人也不見得都喜歡吃。

離開了河源,魏峰和尤利婭下一站直接開車到了汕頭,汕頭是另一個廣東好吃東西的大本營,這里的菜系又不同,這里的菜系是潮汕菜,也叫潮州菜。

菜系的形成和當地的物產、氣候和人的飲食習慣有很重要的關系,魏峰告訴尤利婭,當地的人叫做潮汕人,據說也是從北方來的,他們應該是和當時的客家人一同來的,但是他們這一只因為定居在河口和海邊,形成了一個獨特的人群。

魏峰接著對尤利婭說,香港有很多大富豪,其實很多都是潮汕人,他們當年為了討生活,或者通過移民或者偷渡跑到了香港,就是為了活命,因為敢想敢干,敢為人先,就成了大富豪,在中國內地改革開放之后,大陸的很多富豪也是出身潮汕,這地方有這個基因。

潮汕菜好吃的東西太多了,不過尤利婭最喜歡的還是著名的潮汕牛肉丸和牛肉火鍋,最不理解的就是為什麼一個獅頭鵝的鵝頭,為什麼要好幾百塊錢,有什麼好吃的,竟然那麼貴,在她們俄羅斯,動物的內臟、頭和腳等部位非常便宜,有的會直接扔掉,有的會成為寵物飼料。

不過,逃不過真香定律,尤利婭在魏峰的勸說之下,品嘗了一次,就再也離不開了,這時候,魏峰逗她說,這麼貴這麼好吃的東西,你要是經常吃,我可供不起啊,說完,兩個人相視一笑。

離開汕頭,魏峰帶著尤利婭向粵西走,路過珠海的時候,只是吃了一頓飯,沒有過多停留,魏峰對尤利婭說,珠海離廣州很近,以后再來玩,這次我們直接到陽江。

陽江有很好的沙灘,魏峰來過幾次,雖然這里的沙灘不像北海、海南等地方出名,但是太好了,當時是冬天,不能下海游泳,但是在這麼好的沙灘上,尤利婭特別喜歡躺在沙灘椅上曬太陽,這麼好的陽光、海水和沙灘,對俄羅斯人的吸引是致命的,她們一見到這個環境,就邁不動腿了,因為這些東西,對于寒冷的俄羅斯來說,真是太稀缺了。

陽江最好吃的就是生蠔,魏峰和尤利婭每天在海邊和街頭吃各種叫不上名字的海鮮,但是各種吃法的生蠔是每次必點的。

魏峰和尤利婭這次廣東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湛江,湛江是廣東最靠南的城市,隔著瓊州海峽與海南島隔海相望,雖然是冬天,這里卻溫暖如春,白天的氣溫都在二十五度以上。

他們每天在海邊游玩,可以光著腳丫在海灘上行走,撿起來各種多彩的貝殼,看見遠處海里面,有很多人在撈沙蟲和小螃蟹。

當地人用小螃蟹做沙蟹汁,沙蟲可是一道好吃的海鮮,當地人喜歡的一種吃法,蒜蓉沙蟲尤利婭還是吃不下去,因為她看到整只的沙蟲就有心理障礙,但是沙蟲炒雞蛋,她還是非常喜歡的。

還有一道菜,著名的湛江雞,湛江本地產的三黃雞,這種雞在整個廣東都很出名,各種白切雞都是說自己用的是湛江雞,其實很多不是,但是,他們在湛江本地,吃的絕對是正宗的湛江雞,湛江白切雞、湛江沙姜雞、炒雞、燉雞湯等,他們吃了很多種。

這一圈下來,魏峰和尤利婭就花掉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然后就回到了廣州,開始準備他們的婚禮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