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睡豬窩 背「瘋母」上大學,畢業卻拒絕240萬年薪,帶著母親回到深山,究竟為何?

「爸,我先帶著媽媽出去了,你放心,我一定會混出個人樣出來,不給咱家抹黑。」2003年,云貴高原深處,一個男孩正跪在父親的墳頭處,毅然決然地說道。

說罷,男孩又扭頭看了看一旁的女子。女子是他的母親,只見母親眼神呆滯,嘴角還流著口水,一只手正把玩著自己的衣襟。

待一切交代完畢,男孩給父親磕了三個頭,之后隨即起身,拍了拍小腿上的黃土,牽著母親離開了此地。

離開時,男孩內心篤定道, 「這個鬼地方,我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

只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時過境遷,彼此的男孩斷然想不到,今日哭著喊著,信誓旦旦要離開這個地方的是他;

此后不過數年,力排眾議,無論如何都要回來的,還是他。

要知道,他所在的望謨縣,可是貴州省出了名的深度貧困縣。

他為走出這個地方,幾近付出了半條命。豬圈他睡過,人他跪過,淚他流過無數次……

他便是全國道德模范,「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2020年「最美教師」,因為劉秀祥對當地做出的貢獻,一度 被村民稱為活菩薩

墳頭一別,再到毅然決定回到家鄉,期間,劉秀祥到底經歷了什麼?他當今的現狀又是如何呢?

貧苦孩子擔起家庭重擔

「人生苦嗎?那你不妨看看劉秀祥的人生吧。「大學時期,老師經常會用劉秀祥作例,以此鼓勵身處困境的學生走出泥潭。

1988年,劉秀祥出生于云貴高原深處,望漠縣的一個小山村中。望漠縣,當地有名的深度貧困縣。

這個地方有多窮呢?

2014年,望漠縣全縣貧困發生率為33.74%。山的那邊還是山,溝壑延綿、交通不便是這個地方的典型特征。

要想走出這個地方,愚公移山,或是大規模修建公路是不二之法,但對于那個年代的人來說,大家根本辦不到。

如此,窮便成了這個地方世世代代都擺脫不掉的牢籠。 而劉秀祥家又是望漠縣中最為貧困的一家。

「雞蛋是我童年中,吃過的最為美味的食物。」

凡事皆有因果,劉秀祥家中之所以如此貧困,和他家里的成員分布分不開關系。

四歲時,父親生病臥床,因沒有錢治療,只得在家中苦熬度日。數月后,期待中的奇跡并沒有發生。苦熬數日,父親終不敵病魔,撒手人寰。

劉秀祥以為苦難終于結束,殊不知,苦難才剛剛開始。

接受不了現實的母親突然精神失常,自此變得呆呆傻傻。

屋里偏逢連夜雨,10歲那年,哥哥姐姐也因不想再忍受毫無希望的生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家。一個家,頃刻之間分崩離析。

哀痛之余,劉秀祥不免向上天埋怨道,「天底下有千千萬萬人,為什麼所有的痛苦都要讓他一個人承擔?」

但上天好似并沒有聽見他的埋怨。母親的病癥越發嚴重,一度甚至連最基本的自理能力都沒有了。而與此同時,他的學業也越發吃緊。

一時間,劉秀祥剛分身乏術。他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將這個生活重擔挑起來。劉秀祥只得硬著頭皮上。

沒有人知道他身上的那股勁是哪里來的,有時候,恐怕就連劉秀祥自己也不知道。深陷泥潭期間,他哭過,奔潰過,但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放棄。

「不要老娘,只顧自己,那種不是人的事,我做不出來。」

為活下去,他用上了自己所有的時間。天還不亮的時候,他就會上山砍柴,之后再迅速跑回來幫母親穿衣,洗漱,吃飯。

待一切收拾完畢,再即刻跑到教室,開始上課。

奈何,結果還是很不理想。母親的病癥日益嚴重,自己的成績下降得厲害,村里的七嘴八舌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好在上天不會虧待每一個努力生活的人,在劉秀祥最無助的時候,村里人的一個舉動引起了劉秀祥的注意。

「大家都這麼做,我當然也可以通過這個東西賺錢啊。」劉秀祥心里閃過一絲希望。

原來,劉秀祥看村民們都在挖藥材賣錢,便也決定效仿眾人。

只是,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長期吃咸菜就白飯,劉秀祥身體瘦小,身上幾乎沒什麼勁。一鋤頭下去,只撬起了一點地皮。

挖好第一把藥材時,劉秀祥砸了多少次地,他已經記不清了,他只記得,拿到第一把藥材時,他的胳膊酸痛難耐,手上磨出了幾個血泡。

劉秀祥的學費和母親的醫藥費總算是有了著落,但還遠遠不夠。為賺到更多的錢, 劉秀祥又開始撿起了破爛。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番折騰后,劉秀祥和母親的生活得到了初步的改善。

在以前,劉秀祥連一瓶油都不敢買,當今他好歹敢買一瓶油了。

過去,家里最好的飯菜是鹽水煮菜,而那些鹽還是鄰居看他可憐,接濟給他的,當今劉秀祥也能適當炒一點葷菜。

只是,這樣的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劉秀祥又陷入了困境。

事關他的學業問題。好壞向來相形,好消息是,憑借著優異的成績,劉秀祥成功從望謨山村考到了縣城,但與此同時,兩大問題接踵而至。

首先他沒有足夠的學費;其次家里的母親怎麼辦?

帶著母親上學

劉秀祥開始四處奔波,尋找解決辦法。要知道,他當下不過只是一個小學剛畢業,要上國中的孩子,放在平常家庭,這些事情壓根就不用他操心。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一番探尋后,劉秀祥找到了一家對尖子生免費的民辦學校。

現在自己的學業學習問題是解決了,但母親該怎麼辦,劉秀祥依舊毫無頭緒。

就在劉秀祥舉足無措之際,鄰居找了過來。「你去縣城上學吧,我來幫你照顧你母親。」數年來,劉秀祥對這個家的付出,鄰居都看在眼里。

她心疼這個孩子的不易,她想盡自己所能,幫幫這個苦命的孩子,幫其暫時卸下重擔,讓他好好讀書,鋪就一條走出命運泥潭的大道。

畢竟,于劉秀祥來說,唯有讀書,才是他翻身的最佳機會,況且他的成績確實很優異。

不料,劉秀祥卻拒絕了鄰居的好意。當然,劉秀祥不是不想接受鄰居的善意, 是他不能再接受了。

這麼多年,大家對他的幫助已經夠多了,他不能借著別人的善意,肆意放縱自己的貪心。

再者,母親患有精神疾病,病情發作時必然會給鄰居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最為根本的是,這是生他養他的母親,為母親盡心盡孝是他應盡的責任。如此,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棄母親于不顧。

「我會帶著母親一起上學。」最終,劉秀祥向鄰居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而之后便上演了那幕,劉秀祥跪在父親墳前,向父親許下,帶母親出去治病。做不出一番成就,絕不會回家的誓言。

在眾人的不舍和心酸中,劉秀祥踏上了求學的路程。與之同行的,還有他背上的母親。

劉秀祥的求學之路很不順利。根據學校要求,學生不得帶家長入住,而他又沒有多余的錢租房。

無奈之下,劉秀祥在學校附近的一處山坡上找了一塊空地, 搭了間茅草棚,此后,他們母子倆就一直在這簡陋破敗的「家」里生活了好幾年。

為補貼家用,劉秀祥又撿起了破爛。平時沒事時,他還會去菜市場轉悠轉悠,撿一些別人不要的廢棄菜葉子。

「母親需要吃一些新鮮的蔬菜,這樣有利于她的病情恢復。」

眨眼間,三年已過,劉秀祥順利從國中畢業,他也得以帶著母親離開那個早已不能稱之為家,地上到處都是泥濘,和豬圈沒什麼兩樣的茅草屋。

劉秀祥成功走入了高中。為湊夠學費,暑假期間劉秀祥便跟著老鄉去了水電站扛起了鋼筋。

假期結束,劉秀祥興高采烈地從工頭手里接過了1000塊錢。三年高中生活,劉秀祥從沒掉過鏈子。

大學聯考那天,他信心滿滿,他以為他可以高中。

不料,現實又給予了他重重一擊。劉秀祥以六分的差距,落榜了。

「你能體會到行尸走肉的滋味嗎?」事后多年再回憶起當日的情景,劉秀祥依舊心如刀割。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付出了這麼多努力,最終還是取得了這樣的結果。上天能放過所有人,但為什麼就是不放過他。

這一次,劉秀祥真的想放棄了。破敗的結果幾近摧毀了他所有的希冀。

大學,大學沒考上,母親的病也沒治好,哥哥姐姐離家出走,至今杳無音信。他當日在父親墳前立下的那個誓,當今看來也無法實現了。

他失去了繼續奮斗的勇氣,他害怕再次承受希望破滅的痛苦。劉秀祥準備逆來順受,得過且過。

復讀后走紅

奈何他那顆堅韌不拔的心不同意。彼時在 洗浴中心多給人搓一天背,他心底的那份不甘便會多一分。

「我已走到這一步,我為什麼不能再搏一搏?」劉秀祥恍然大悟。

當晚,劉秀祥便辭去了洗浴中心搓澡搓背一職,毅然決定復讀。

只是,復讀說起來容易,實踐起來難。他沒有復讀的錢。

所謂車到山前必有路,要怎麼湊夠這筆學費,劉秀祥不知道,他只知道,這個學他無論如何都得上。

結果和料想中一樣,沒有學校愿意接受他。他的心中逐漸升起絕望,在其走到第五所學校時,校長還沒說什麼,他便身子一矮跪在了校長面前。

他實在是無路可走,想不到什麼辦法了。「求求你,無論如何都給我一個機會吧。」

或是被其誠心所打動,校長同意了劉秀祥的請求。 苦熬一年后,2008年,劉秀祥順利畢業,成功考入了山東臨沂學院。

劉秀祥又馬不停蹄地踏上了賺學費的路程。

如今他的羽翼雖逐漸豐滿,但面對3000多元的高額學費,劉秀祥屬實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無奈,他只得想出一個折中之法,「 我先把去山東的路費賺夠,等到了山東再想其他辦法。」

劉秀祥內心篤定,「只要大學能接受我和我的母親,不論他們提出什麼樣的條件,我都答應。」后來,他便背著母親,從貴州到了山東讀大學。

塞翁之馬,焉知非福,劉秀祥打工賺路費時,有人無意間得知了他的經歷,隨后告訴了記者。由此,他的故事傳遍了大街小巷。

對老人盡孝是人的本能,但能盡心盡孝到如此地步的,大家屬實還是沒見過。

劉秀祥火了。眾人紛紛慷慨解囊,意欲給他捐款。

不料,劉秀祥通通都拒絕了,至于緣由,劉秀祥解釋道,時至今日,他接受到的社會的好意已經夠多了。

家鄉的鄰居,國中就讀的學校,高中復讀的校長……

況且,他現在已經有了賺錢的能力,暑假期間他在礦上打工,賺到了2000元。劉秀祥補充道,幫助應該給予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因為絕望過,所以懂得對希望的那種渴望。

是金子,在哪里都會發光,大學期間,因成績優異,品行良善,劉秀祥多次擔任宣傳部部長,還獲得了「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

回鄉教書

2012年7月,劉秀祥順利大學畢業。畢業之際,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家公司紛紛向其拋出了橄欖枝, 一家北京的公司甚至開出了55(約240萬台幣)萬的年薪

不料,劉秀祥毅然拒絕了所有的機會。 他決定帶著母親回家,回到家鄉教書育人。

「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55萬,對于當初睡豬圈,抗鋼筋的他來說,無異于天文數字。大家想不明白。劉秀祥為什麼要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但很快,眾人便意識到,自己的境界屬實是淺薄了,原來這世上有些事,要遠比金錢重要。

劉秀祥作出這一決定,源于一通電話。

「哥哥,國中畢業我就不想讀書了。」電話是劉秀祥資助的一個女孩打來的。

大學期間,劉秀祥從不在學習之余玩樂,他永遠在打工賺錢的路上。他將賺的錢其中的一部分用來資助幾個家庭條件不好的孩子。

一番詢問后才知,原來女孩不想上學,和錢無關,主要是她不知道上學的意義是什麼,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上學。

人沒有夢想,和咸魚沒什麼區別。劉秀祥知道,信念對一個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為讓孩子們燃起夢想,為讓孩子們心生出自己的信念,劉秀祥決定,回到那個曾經被自己叫做鬼地方的貧困山村教書。

而之后的事實也證明,劉秀祥的這個決定是有多麼的正確。

開主題班會,讓大家暢所欲言;到處演講,拉贊助;挨家挨戶走訪學生家長,了解學生近況……為教學,劉秀祥幾近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好在同他的努力沒有白費。劉秀祥的付出取得了應有的回報。

2020年,望謨中學本科上線1274人,遠超2012年的70人。

如今,劉秀祥擔任著望謨縣實驗高中副校長一職,還創建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劉秀祥工作室。

提及自己創建工作室的初衷,劉秀祥坦言,他創建這個工作室主要是為對教師做德育培訓,以此希望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鄉村教育這一行列。

今年十月,已經34歲的他成了二十大代表,只見他身穿正式筆挺的西裝,發表了講話。作為一校副校長,他心中最關切的還是教育方面的問題。

從他的一字一句中,我們能夠感受到,他還是像曾經那個小小年紀帶著母親上學的少年一樣,充滿赤誠。

他堅信,在自己的帶領下,望謨縣的教育定會越來越好。

用戶評論